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正的平權應更激進 — 回應〈喪禮作為大型性別歧視現場〉一文

2021/6/11 — 17:47

資料圖片,來源:Priscilla Du Preez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Priscilla Du Preez @ Unsplash

不出意外地,評論比原文更精彩,有許多特別可圈可點。

有「中肯」評論認為,孩子跟爸爸姓,就是男權,那麼孩子跟媽媽姓,其實是女權。兩者都不對,都是側重一個性別,而我們應該中肯而平衡地追求「平權」,才是不偏頗的正路。

我也認同這一點,跟爸爸姓,還是跟媽媽姓,其實都是受制於一個傳統家庭結構之下不完美的產物。而我有一位美國朋友,則為這種困局提供了一個完美的例子,在此與批判「女權」而追求公平公正的「平權」的各位分享,希望大家也能在生活中實踐出來。

廣告

我是在朋友拍拖結婚之前就在某個學術會議上認識她的,對她略有了解,就知道她一定是一個女權主義者,並且斷然是在結婚之後不會冠夫姓的那種。過了好幾年,中間也只是 fb 上的點讚之交,突然有天看到她結婚了,而且令人驚訝的是,她連姓氏都改了!跟她的丈夫一個姓氏!說實話,那一刻我是震驚的,究竟是她的女權主義立場發生了變化?還是出現了女權主義和冠夫姓是不違背的新思潮?

廣告

她很快就撰寫了一篇長文,向大家解釋了改姓氏的來龍去脈。原來,她和她的先生都相信,「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不僅只是 physically 兩人組成核心家庭,而更是要擺脫原本的家族結構,成立新的家庭組織。而用她或者她丈夫的姓氏,無論如何都是擺脫不了父權主義的痕跡,也無法彰顯出「二人結為一體」的份量,因為無論是各自用自己姓氏,或者改成另一半的姓氏,這個「離開父母」的個體,仍是從屬於某一個更大的家庭。

由於他們都不是北美白人,也因此更希望彰顯出他們自己的 native culture。因此他們從自己的傳統民族語言中,選取了一個詞彙,有「河流」之類的含義(依稀記得),河流可以代表生命,也可以代表這個新誕生的小家庭的志向,他們希望能如同河流一般成為眾人溝通、交流、聯結和祝福的渠道。然後他們共同改變了自己的姓氏,而用這個詞彙作為他們二人獨有的姓氏,更象徵著一個緊密結合的夫妻二人的家庭的誕生。

看完這篇長文,我既為他們的創意、勇氣和行動力而深受啟發,同時,也深深被他們的故事所打動,打動的點不在於旗幟鮮明的「女權」或「平權」意識,而是他們在靈魂與思想上的合一與投入,對婚姻承諾的認真思考,更是透過二人的結合去祝福社會與世界,真正地令婚禮成了一場愛的聖禮,令家庭成為實踐社會責任和個人理念的一個行動單元。

所以,是的,我衷心相信一個平權的社會是更美好,能承載更多令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的想像與意義的。但不要以為平權是男權和女權中間的折衷,這不是平權,不過是一種看上去溫和客觀進步一點,明知道男權落後但又不願意認可改革而想要維持現狀的保守話術。

真正的平權,應該是更激進,更打破框架,比什麼「要平衡」之類有更豐富的意涵和想像,更極端,更令社會難以接受的行動。

確實,任何的試圖改變現狀的行動,都有其社會代價。如果孩子跟母姓,而其他人都跟父姓,是有讓孩子感到困惑,格格不入,甚至被排斥的可能。那這些「副作用」是否就代表自己的「社會實驗」或者「女權實踐」是不負責任、對孩子身心健康不利的呢?讓我們換一個處境,如果今天不幸地你是一個生活在大陸的清醒的人,在戰狼官媒、小粉紅包圍的環境中,在有著以世代計的奴性教育、與統治者共情以及慕強慕權的傳統文化中,如果教育自己的孩子相信「自由平等」「獨立善良」等等的普世價值,自己的孩子也會成為人群中的異類,被師長同學質疑排斥,更被斥是違背破壞了自古以來的傳統,你是會選擇讓孩子在逆境中堅持信仰?還是勸他隨波逐流,做個開心的吃喝拉撒的愛國粉紅動物?

所以,其實為人父母都清楚,對孩子真正有益並身心健康的,是真實的信仰、為人之道和理念,無論是「自由平等」還是「女權主義」,如果你相信它確實至關重要而寶貴,必然會「雖千萬人而吾往矣」。如果堅持這理念帶來的社會壓力和阻力,就已經足以讓你卻步,這只能說明那不是你真正的信仰。因此,對一個真實地信奉女權主義並以此為志業的人來說,小朋友會面對社會壓力這個論據,是根本站不住腳的。它只能用來勸退那些出於一時衝動和時髦而決定要讓小孩跟母姓的人。

除了以上我有提及的兩個還算理性有點料的觀點,評論中有更多數之不盡的觀點,恕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去一一反駁。當然了,打開諸如微博、豆瓣、知乎等等的內地社交網站,我也見證過許多類似作者觀點的文章,而在那些文章下面的評論,幾乎和我在這裡看到的評論內容,驚人地如出一轍。

唯獨只有一個評論,在此處深受歡迎,也只有在此處才會見到,那就是說,難道一定要像共產黨一樣破除迷信打破傳統,才可以嗎?其實如果對內地真的有所了解的話,就知道「破除迷信打破傳統」,只不過是共產黨在奪權過程中的話術,而共產黨真正信奉和推崇的,事實上正是父權主義,對女性制度化的,深入日常生活的歧視和矮化,並將一切女性的溫和、正常或者稍微大聲諷刺的抗議進行打壓。而歷史也證明,中國社會越是走向極權的時候,也是女性地位越低,女權主義越被妖魔化被打壓的時候。

父權主義向來就是滋養極權主義的最佳溫床。

所以,總是生怕讓共產黨這個心魔把自己潛移默化滲透了的各位,你們還覺得女權主義是你們的敵人嗎?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