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偽造技術發展迅速,能輕易改造影片的內容。

眼見為真?

【文︰葉子;圖︰香港電台】

網上世界的訊息多如繁星,社交媒體成為最佳廣傳工具,不過內容孰真孰假難以分辨;早些年大家愛說「有圖有真相」,但自從改圖軟件發展迅速,改圖技術出神入化,圖片已不足以反映真相,大家轉而追求「有片有真相」,然而當深度偽造技術日漸普及下,我們還能完全相信嗎?

人類在心理上傾向相信耳聞目睹的事物,影像決定了大家對真實的認知,但近年影片數碼製作及處理技術發展一日千里,令我們進入了全新的合成世界。有專門研究深偽( Deep Fake )的專家指出,這些新科技將會大幅改變潮流、文化及藝術,影響人類日常生活;例如走在潮流尖端的娛樂界,近年已出現合成替身的網紅或明星,合成技術亦能令已故演員、音樂人繼續在人前作全新「表演」。

現實與合成結合技術愈見成熟,專家估計二十年內能研發出合成機械人。
在深偽技術下,已故紅星可以重現觀眾眼前作全新表演。

深偽研究專家及哲學家阿杰德 ( Henry Ajder ) 認為,現實與合成結合技術愈見天衣無縫,估計二十年內能研發出合成機械人,成為人類進行視像會議時的數碼替身,便利大家的生活及工作。除了改善生活,有「深層記憶」設計師以深偽技術,嘗試為焦慮症病人創作全新記憶,希望藉虚構影像令他們克服恐懼,例如畏高、畏水等。另外,亦有人研究利用合成語音,令失聲人士「開聲」。

有「深層記憶」設計師以深偽技術,為焦慮症病人創作全新記憶以克服恐懼。
畏水者看見「自己」在湖中暢泳,可以慢慢減低對水的恐懼。

雖然深偽技術有正面用途,但亦令網絡世界危機四伏;有不法分子以假冒身分騙財,或假冒政商名人發佈不實言論,造成社會動盪與不安。研究人工智能對社會影響的作家敍克 ( Nina Schick )表示,過去三十年互聯網、智能手機及社交媒體的出現,徹底改變資訊生態;而深偽技術令荷李活級的特技效果變得大眾化,輕易做到像真度極高、難靠肉眼分辨旳虛假影像。隨著深偽技術普及,大家對現實的看法亦徹底改變,對傳統資訊來源抱有懷疑,只接收自己信賴的資訊,形成一套主觀現實,令彼此之間分歧越來越大。

深偽技術普及後,大家只接收認為值得信賴的資訊,令彼此間分歧越來越大。
深偽技術有正面用途,但亦容易被利用為分化及詐騙的工具。

視覺藝術家萊普( Stephanie Lepp )認為,我們正處於「後真相危機」之中,每個人都生活在自行過濾的世界,打擊了人類對現實的共同理解,難以尋求共識去應付未來的挑戰及衝擊。她正進行名為「深度偽造至成功為止 ( deepfake it until we make it )」的項目,透過合成技術為參與者製作全新的「自己」,以激發他們內心的天使,成為更有抱負的人,協助他們達成理想。

萊普( Stephanie Lepp ) 指出,要跨過「後真相危機」,大家必須為未能完全確定的「真相」保留空間,學懂接受世界並非只得黑白。敍克( Nina Schick )則認為,人類要堅信客觀真相的存在,要相信世界是有事實、有科學、及有理由的。至於要如何建立社會對深偽造假及虛假訊息的防禦能力,可從兩方面著手:其一是發展有效對抗的技術,建立人工智能系統找出虛假資訊,為社會建立更好的防護網,避免人類在深偽的洪流中迷失;其二是大眾需要重新思考整個社會可以如何大幅度融入這類科技。

有人擔心深偽技術會令人類難分真假,不再相信真相的存在。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11月24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10時正在港台電視31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