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睇開」,是一場與巨獸的談判

2020/10/23 — 18:50

2005 年《King Kong》劇照

2005 年《King Kong》劇照

「睇開啲啦!」

見人失意,我們常會這樣說。建議他們要:睇開。

但「睇開」,到底甚麼意思?

廣告

— 聽的人可以怎樣理解;而說的人,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嗎?

睇開不是單方的自說自話

廣告

我們先看看,睇開不是甚麼。

睇開不是單向的給出開心、不足困擾的理由。

以下情況,是不會發生的:

「開心是好事。」於是愁苦頓消,喜從中來。

「被上司當眾辱罵,何不把那些話當作清涼的耳邊風?」於是心花怒放,笑逐顏開。

「愛妻出軌,是既成事實;既成事實,就無謂影響心情。」於是放開懷抱,泰然自若。

睇開,不是單方的俾理由去開心。那是無效的。因為,運用思考,為開心俾理由,只是談判桌的一方。

睇開,需要跟另一方互動談判。

談判桌的另一方

一方是專業談判員,靈活思考,施展談判策略 / 技巧,包括(其實人人都懂得)

【∞】展示事情不同可能(~上司辱我,可能和他相處的方式出了問題?)
【※】展示事情不同方面(~上司辱我,但朋友們撐我。)
【↑↓】調較事情輕重(~上司評價不重要,同事評價才重要。)
— 這都是談判一方運用智謀,施展談判策略【∞】【※】【↑↓】,去展示釋懷的理由。

那談判桌另一邊,我們要費盡心思勸說的對象,是誰?

是天性,是本能,是內隱而深植心底的慾望與恐懼 — 慾望與恐懼,是生理現象,是意識底下腦神經迴路的表現,由人類歷代祖先亙古至今浩翰無際的生活與繁衍演化而成,總結出的複雜幽微的藍圖,編成基因序碼,封存在每一顆細胞核之內,隨談判員自身種種獨特際遇漸次觸發而成形。成形的,是這麼一頭巨獸,在你面前,有牠的性格、脾氣、表達方式,在你的控制以外;但當然受你影響 — 你飽暖行淫,巨獸開顏;你受到愛護撫慰,巨獸寧靜;你被攻擊驚嚇,巨獸發茅。巨獸的每一個反應,都是爬蟲走獸至猿人歷億萬年演化而來,是人與非人的祖先們連綿無絕成敗利鈍的深厚積澱。巨獸日常寄居我們心底,是我們應付的對象。是談判桌的另一方。

談判過程

睇開是一場談判,而談判,不是單方面自說自話就行。

你不能說,(例如)開心是好的,不開心是不好的,就成功開顏。你不能說,已成事實的,無力改變的,多想無謂,然後痛苦往事就不再侵擾心頭。你不能任意重置各事輕重,比如說,把早上成功刷牙,放在人生天大的位置,然後每朝成功刷牙,整個人就興奮得心神激盪,血脈沸騰。不是那樣的。睇開是這樣一回事:你總得顧及你的談判對象,即心底那頭天性巨獸。牠的慾望是甚麼?牠有何渴想與需要?甚麼引起牠焦慮?你要一一認識,多加觀察,觀察自己內心那頭天性巨獸,如同觀察他人的天性巨獸一樣。你固然要用這頭與己作伴的巨獸聽得懂、願意聽的方式,使出【∞】【※】【↑↓】;然而,在各種可能性之間,在事情各方面之中,選擇哪一些向牠展示,如何展示,事物輕重要怎樣排位,以至如何與牠溝通,你都要顧及牠的渴想與焦慮。

與巨獸同行,長遠之計,是盡可能陶冶牠的性情,日夜微調牠的脾性與慾望,盼求假以時日,牠會逐漸成為較易話為的談判對手,和牠的溝通少了角力,多了順暢。最理想是平日無事,牠會乖巧聽話,當你是主人般貼服,聽任差遣,提起放下,悉隨尊便。生活中一旦遇事不諧,你輕輕提點巨獸,事情有好的方面,即使牠一時毛躁,也很快會順服過來。

但人生不止於生活不順暢,人生難免有波折跌宕,傾覆破敗。此時巨獸負荷重壓,壓力令牠發茅,令牠失控 — 牠咆哮,牠震慄,牠橫衝直撞。此時巨獸跟你起了嫌隙,遊說不易。你當然可以運用談判技巧,盡量因勢利導,順應牠的獨特個性,向牠溫馨提示牠此刻可能還聽得入耳的事情可能性,以及事情較好的方面,並溫柔地氹牠調較事情輕重(「睇開」),盼求牠平復,乖返;然而,當中向牠訴說的,氹牠接受的,都要順應牠的好惡與接受範圍(這有賴平日多對牠觀察認識)。絮絮不休,一味講大道理,不是好策略。

人人巨獸不同

不同的人,需要應付的巨獸各有不同。情緒穩定者,非常幸運地,同行的巨獸性情穩定,通人言;當然也有不快時候,搥胸頓足,向牠靈活講講道理,使出【∞】【※】【↑↓】,牠就已息怒。帶著這樣一頭通情達理的巨獸的人,就會傾向認為,人人所應付著的巨獸都一樣易話為,好相與,鬧脾氣都只是搥胸頓足,用點談判技巧勸說兩句,就會安靜下來。而當這樣的人,看見身邊朋友給他們自己的巨獸打到皮開肉綻,口腫鼻腫,只會疑惑和不解,只會以己之巨獸度人之巨獸,講句:「睇開啲啦!」—「出【∞】【※】【↑↓】跟牠說啦!」

But that doesn’t help.

別開口就叫朋友「睇開啲啦!」(「運用談判技巧跟你的巨獸說說啦!」)這種建議,通常不濟事,因為沒那樣簡單,否則早在你開聲之前,牠已聽你朋友話了。你跟自己的那頭巨獸說說就行,出【∞】【※】【↑↓】牠就貼貼服服,不表示對方所要應付的那一頭可以。你真心想幫朋友,就要有點耐心,你得探問你朋友,所應付著的那頭巨獸,牠的慾望是甚麼?牠的恐懼是甚麼?之前曾出過哪些談判策略?向牠開過哪些條件?用過甚麼溝通方式?而牠的反應各是甚麼?— 始終你朋友與他的巨獸長年共處,朝夕相對,他才是他心底那一頭巨獸的專家。你如果想幫助朋友與他的巨獸談判順利,就須先對此一一了解,有助他想到新策略。而更大可能是,你這樣探問他的巨獸的種種,當你倆全神貫注談論著牠的時候,你朋友的巨獸,其實正躲在一角暗暗旁聽著你們之間關於牠的對答,牠感到受關顧,被了解,本身就有重大安撫作用,足以令牠自自然然的平息下來。過後你朋友回去與牠相處時,將會發現,他的巨獸已變得溫馴,易溝通,談判順利。

而原來,他的那頭巨獸,最缺乏,最需要的,不過是得到主人和他的朋友們這樣對牠關顧與諒解,而根本不是往日那嘮嘮叨叨的談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