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石頭何其瘋狂

2021/5/7 — 16:06

Photo by Samuel Penn on Unsplash

Photo by Samuel Penn on Unsplash

【文:王賜惠,中文大學哲學博士(文化及宗教系)】

我和幾位中大同學在《立場》發表了幾篇討論「全能」的文章後,引來李曙暉的嘲諷和批評[見李著〈瘋狂的石頭〉28/4/21(下稱〈瘋頭〉)]

〈瘋頭〉一文,錯謬連連。現逐一指出。〈瘋頭〉劈頭便說「反全能論證」、「石頭問題」等要處理的並非「上帝是否全能?」的問題,而是是要思考「全能」這個概念究竟有沒有矛盾。

廣告

評:第一,探討石頭問題,往往由「上帝是否全能?」所引發,第二,若然想通了「全能」的性質,豈不是回答了「上帝是否全能?」嗎?〈瘋頭〉將並非只處理,講成並非處理,作者的思考能力,可見一斑。

〈瘋頭〉認為,就算 X 事實上能搬起任何石頭,都不會令「X 搬不起的石頭」變成矛盾;例釋:兵長事實上身高一米六,「兵長身高一米八」依然是邏輯上可能的、無矛盾;事實不如此不等於邏輯上不可能,不要混淆。

廣告

評:以上的講法有誤道性,因為重點是,如果「X 能搬起任何石頭」為真,就會與「X 搬不起的石頭」產生矛盾。如果兵長事實上(某時空)身高一米六,邏輯上,他就不可能(相同時空)是一米八。

〈瘋頭〉又說,「……事實上怎樣與邏輯上可不可能,是兩回事,不要混淆。」

評:事實上,有人可以一面邊聽歌一邊跳舞:所以「一邊聽歌一邊跳舞」是邏輯上可能的。反之,「三條邊的圓形」是邏上不可能的概念,因此無人(事實上)可製造出三條邊的圓形。

因此「事實上怎樣與邏輯上可不可能是兩回事」,是一知半解的講法。

綜觀〈瘋頭〉全文,最敗筆的地方是,堅持「X 造不出 X 搬不起的石頭」是邏輯上可能的,這暴露出作者根本看不懂我們討論的焦點,乃「X 造一塊自己搬不起的石頭」其實是闕義的,是無法確定是否有邏輯矛盾。(正如「X 畫一幅自己看得見的畫」看似沒有矛盾,如果用瞎子取代 X,此話就會變成自相矛盾)。〈瘋頭〉不僅看不懂張海澎那二元謂詞的分析進路,亦無能力掌握我對「自我指涉」的有關分析。失敗!

作者說「石頭問題」非常簡單,我們竟然通通都答錯,實在匪夷所思。我們合共發表了四篇文章,請問哪裡錯誤?〈瘋頭〉從頭到尾連半句都指不出來,水平之低,難以置信。

 

圖片來源:Photo by Samuel Penn on Unsplas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