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工日誌】口罩的慰藉

2020/5/1 — 9:34

圖片素材來源:社工復興運動 Facebook

圖片素材來源:社工復興運動 Facebook

【文:邵家臻 @ 社工復興運動】

4 月 30 日ㅤ天晴

徐詠璇在 4 月 28 日的《信報》專欄寫〈口罩禮儀、表情與面具十點〉,說戴口罩,很快已成就了禮儀。例如,不能帶 N95 口罩,那是留給醫護的。又例如,口罩要斯斯文文好好地覆蓋着鼻子,不然會看來猥褻。口罩禮儀,有待發展,不過,於我而言,口罩只有焦慮。

廣告

有沒有試過忘記戴口罩出門?我有,而且不只是一次,匆匆出門,行了一段路,被奇異的目光提醒,原來自己沒有戴口罩(怪不得清涼舒服)。跟著是一陣陣的焦慮,不是怕被病菌侵襲,而是怕人家的眼光。唯有沿路回家,或者頭耷耷趕往藥房買獨立包裝口罩。(結果是買了一個由韓國入口的獨立包裝口罩,盛惠 26 元。)

讀郭晶的《武漢封城日記》:「封鎖帶來了恐慌,而恐慌在加深人們之間的隔離。很多城市開始要求必須在公共場合戴口罩。這看上去是為了肺炎的防控,實際上帶來的是權力的濫用。昨天廣州有未戴口罩的市民被拖下地鐵、被噴胡椒水。我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沒有戴口罩,也許是因為沒有買到,也許是他們並沒有看到必須戴口罩的通知。不管怎樣,他們出門的權利都不應該被剝奪。」在香港,未至於將沒有戴口罩的人拉出車外,以及向他噴胡椒水;可是,沒有戴口罩的人仍然會被視作異類。

廣告

我是個粗心大意的人,自理能力低,在個人生活層面常常出錯,如今又要洗手又要戴口罩又要將口罩放在口罩套內,實在感覺麻煩,很想「除」之而後快。在戴與忘記戴,除與不敢除之間,成了新一種焦慮,還未計偶爾的咳嗽和頭痛(最新知道武漢肺炎新症狀是失去味覺和嗅覺)令我更加疑神疑鬼。

狄波頓(Alan de Botton)寫過一本叫好又叫座的書,叫做《哲學的慰藉》(The Consolations of Philosophy)。這位自稱在大學時期只有兩個追求:愛情和創作,前者很不成功,促成了後者成功的才子型作家,針對人生六苦,包括與世不合、缺少錢財、受挫折、身懷缺陷、失戀傷心、困乏,分別向蘇格拉底等六位哲學家借助靈感,好讓我們更能坦然面對人生的無常和苦澀。

在第一章〈對與世不合的慰藉〉中,Botton 引述了蘇格拉底的名言自況:「只要我一息尚存,官能健全,我決不會停止哲學實踐,不會停止向你們進行勸導,不會停止向我遇到的每一個人闡明真理……所以諸位,不論你們是否釋放我,你們知道我是不會改變我的行為時,雖百死而無悔。」眾所皆知,説這句時是他正面對著「不敬城邦之神」、「散播異端宗教」、「腐蝕雅典青年」三大指控,罪可至死。可是,蘇格拉底仍然堅持「我自求我道」,仍以哲學的拷問超越生死;而這,使他成為後世人的哲學慰藉。

或許我們都要有對口罩的慰藉。面對疫情的恐慌和無力感,未必可以令它消失,但可以叫它減弱。人可以被困住,但不可因此停著,我們需要找一些事情讓自己動起來。不管你在哪裡,如果你有能力,可以為抵抗疫症做些事情,如果你還沒有找到自己的位置,也希望你過得好自己的生活。例如做飯,例如造衫,例如讀書,例如寫字,例如健身,例如護膚,例如做別人的慰藉。

【社工在疫情中的日常和非常】日誌計劃
歡迎社工及服務使用者投稿

「社工復興運動」現正收集及刊出社福界同工或服務使用者在疫情期間的所見所聞及反思文章,如您有興趣,歡迎透過文字以社工或用家視覺切磋砥礪。

投稿請直接 send 去「社工復興運動」inbox,感謝各位。

 

社工復興運動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