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祝君安好

2020/7/21 — 17:24

資料圖片,來源:Trent Erwin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Trent Erwin @ Unsplash

話說好幾年前,我在兒童眼科門診工作。有一名 4 歲小孩, 之前因為視光師懷疑視神經腫脹,被轉介至醫院 。在見我之前,他已經見過另一位眼科同事,並做了眼部超聲波,發現原來是視神經玻璃膜疣 (Optic Nerve Drusen),其實這是頗為良性 (benign) 的,不需要覆診。

發現了玻璃膜疣後,又有另一位同事為小童病人 order 腦素描,卻被放射科醫生打回頭(我同意放射科的意見)。到我在門診見他的時候,看了以上的病歷,心中已打算:「冇問題, all clear ,應該可以 discharge ,踢出門診。」

How wrong was I... 🤦‍♂️

廣告

老老實實,觀察 4 歲小孩的眼底不一定是一件易事。更加老老實實,即使我當日,如果因為病人掙扎而不能看見他的眼底,我也一樣會 discharge...也許是命運吧?我看見他一隻眼的視網膜黃斑附近,竟然有出血。我立即叫同事做 OCT 素描,然後用電話錄影給腦細看。

腦細說:「對,很奇怪,下星期再覆診,我也來見。」一星期後,我們一起詳細地為小孩雙眼眼底拍照,卻已發現雙眼均有視網膜出血。打個電話,兒科接手;驗血後結果是血癌。

廣告

其實這個個案,令我嬲了好幾個月(對,你沒有讀錯!)因為我救了小孩性命(該自大的時候,我是很不謙虛的 😅),卻竟然被腦細 call 進房問話。

問乜 Q 野?全文看 Patre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