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禪修的基督徒

2021/1/20 — 12:57

《梅村「Wake Up」女孩:十載修行分享》書封

《梅村「Wake Up」女孩:十載修行分享》書封

1. 引言:

人生難免有高低起伏。當危機來臨時,我們整個人生可能失去重心,過去一直努力的目標突然之間變得不真實,今天的生活也失去了方向,情緒同時波動起來。在危機中,怎樣一步一步走出困境,重拾自信,開展新的人生呢?信仰及靈性生活如何在這樣的處境下發揮其影響力呢?張仕娟和麥思齊所著《梅村「Wake Up」女孩:十載修行分享》(註1)正好紀錄了一個家庭如何藉靈性修持走過人生低谷,重見光明的歷程。

2. 思齊的成長

廣告

麥思齊是書中的主角,也是書的主要作者,14 歲,媽媽是書的另外一個作者張仕娟,虔誠的基督徒,任職教師。思齊一歲多的時候,爸爸離開了她們,使她們變成一個單親家庭。仕娟如何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轉變呢?她們二人的人生是否從始不再快樂呢?痛苦和恨意會不會一直佔據她們的人生呢?

在思齊年幼時,仕娟深刻體驗到婚姻破裂對思齊人生可能帶來的影響:「我雖然知道丈夫半年前突然離棄我們,對思齊造成傷害,卻萬萬想不到會是如此深。十年的教學生涯中,我看到數不勝數來自單親家庭的行為問題學生,想不到自己竟然也走上單親之路。⋯⋯我深知家庭對人的影響,也深知父母對女兒的影響。感謝女兒的出現,也慶幸有疼愛女兒的心,讓我不沉溺於痛苦之中。有一次,我看見思齊模仿我拿著電話哭泣,我便知道我不能含著淚水過日子,否則,會腐蝕了兩條生命。從此,我千方百計尋找幫助,與朋友傾訴,接受輔導,參加各類型的輔導營或工作坊。」(註2)

廣告

後來,在關俊棠神父的介紹下,仕娟帶著三歲的思齊到法國梅村參加一行禪師帶領的禪修。十年之內,思齊參加過 13 次禪修營,有些在法國,也有些在越南丶德國和香港舉行。當一行禪師在香港設立了亞洲應用佛教學院(Asian Institute of Applied Buddhism, AIAB)之後,思齊更每星期日天未亮便跑到大嶼山蓮池寺參加禪修(Day of Mindfulness, DoM),進行深度鬆弛、坐禪丶行禪等修行和玩耍。

由於思齊中學時讀的是基督教中學,自己逢星期日的禪修又與其他同學的生活方式很不同,她一直有格格不入的感覺。但是,她理想的成績、樂觀和活潑的性格,卻使她贏得老師和同學的欣賞,甚至有要好的同學願意和她一起上山去體驗一下禪修是什麼一回事。(註3)

仕娟也教導思齊以靈性修習學來的東西應對學校的處境:「當老師責罵同學時,你要清楚告訴自己,老師責罵的是某些同學的一些行為,並非指那些同學的全部,老師更非在責罵自己。此時,你可以將注意力放在呼吸上,吸氣,呼氣;吸氣,呼氣;留意小腹的升降,同時祈求主耶穌保護你,與你同在。」(註4)禪修與基督信仰,在此並無衝突矛盾,而是互通。

當思齊 14 歲時,已離開她們的爸爸告訴她:她將會有一個弟弟,她要準備做姊姊了。她卻為這突如其來的「大件事」哭得死去活來。仕娟溫柔的安撫思齊的情緒,和她一起分析她的情緒反應,並叫思齊以禪修學來的方法呈現自己身體的感覺和念頭,直至平靜下來。後來,思齊也能面對這個變化和人生的難題。(註5)

從三歲開始,思齊便透過襌修學習呼吸丶放鬆,認識和面對自己種種的情緒,並學習做一個健康和快樂的人,也為他人帶來快樂。她的笑容成為了別人對她的認識:思齊是個快樂的人。

3. 仕娟的成長

每個成人都有自己的過去,我們的原生家庭和環境會塑造我們的個性。不過,成熟的人會懂得反省自己,不會任由過去完全主宰自己的現在和未來。

仕娟也有她自己的故事:「電視劇《阿信的故事》某程度上是我的寫照。媽媽體弱多病,我六丶七歲開始便要學習農耕丶打理家務丶照顧家禽和弟妹。十多歲時,每天放學後,便到五金廠上班。其後,跟隨媽媽到飯店洗毛巾、做清潔。我半工讀一直維持至中四。其實,媽媽曾多次想我棄學從工幫補家計,但見我成績優異而打消了念頭。我深明中五會考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大學入學試不容有失。那種不能『take two』的情況下,我給壓扁了。」(註6)仕娟催迫自己的性格,有時候也令思齊透不過氣來。

在一次靈修營中,她向主傾吐自己的心聲:「我順著心的引領,上聖堂祈禱。一跪下,望著主耶穌,腦海中便浮現推倒女兒在地上的一幕,眼淚便不由自主地滾下。一份不為人道的愧疚,在主面前坦蕩蕩地承認,同時,感到一份無限的憐憫與接納從主散發過來。」(註7)並在神師的指導下,得以復原和療癒:「感謝關俊棠神父為我們舉行了一個儀式,他叫我們在紙上寫下最不喜愛自己的部分,然後把紙燒掉,我們邊燒邊唱『上主,求祢垂憐!』我哭了。我清楚看到上主在我內心所作的力,將我沒辦法轉化的根深習氣連根拔起,透過這儀式將「瘀血」清了出來。」(註8)仕娟也透過禪修,鍛鍊自己對情緖的覺知和處理,自己成長了不少,也在教學生涯中運用出來,助己又助人。

她總結這十多年成功走過離異之苦,帶著女兒健康的成長,因為作了三個重要的決定:第一,努力保存女兒心中的愛,不在她面前説她爸爸的壞話,避免在女兒心中製造紛爭和暴力。第二,深知延伸家庭對女兒成長的重要,讓女兒與祖父母保持密切的關係。第三,正確的人生觀和生活態度是快樂的基礎。女兒四歲便往法國梅村求道,二人同時獲得生命的正向指引,尋得快樂。用仕娟的話來説:「慶幸過去十多年來,我們踏上了正念之途。我們遇上了不少困難和痛苦,我們跌倒過,但藉著正念,我們懂得停下來,深入觀察,再作選擇。感激一行禪師的『灌溉花朶』和『重新開始』的修習,讓我們學習彼此欣賞,也學會如何修和。感謝女兒的稱許:『我很幸福,因為我媽咪修行。』這是我修行的最大鼓勵。」(註9)仕娟一直跟從一行禪師修行,也一直在基督信仰的靈性道路上成長。

4. 結語

仕娟和思齊走進了人生的幽谷,卻沒有被黑暗所困,反而能夠互相砥礪,藉基督信仰和禪修的靈性追求,走出幽谷,朝向美好和幸福的人生進發。她們更有滿滿的慈悲心,樂意分享真實的自己和她們一起走過的路,希望他人能夠從她們的體驗中獲益,不害怕別人以奇異的眼光看待她們,這種勇氣的確令人敬佩!

書中所講的修行,既生活化又實踐性強,注重體驗而不強調教義,深具靈性又同時跨越宗教的圍牆。任何人如果渴望在靈性上有所進深,信仰生命有所突破,除了在自己的信仰傳統中尋找寶藏以外,其他信仰傳統也可能有等待他人發掘的寶藏,而禪修肯定是其中一個。

註1:麥思齊、張仕娟著:《梅村「Wake Up」女孩:十載修行分享》香港:三聯書店,2013年5月,一版一刷。

註2:同上書,頁122至123。

註3:見思齊的同學Katie和Louisa的描述,同上書,頁34至37。

註4:同上書,頁143。

註5:同上書,頁77至88。

註6:同上書,頁138。

註7:同上書,頁137。

註8:同上書,頁138。

註9:同上書,頁11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