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11/14 - 16:39

私怨

資料圖片,來源:Andre Hunter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Andre Hunter @ Unsplash

從事課後活動行業,空閒的時間比其他人多,早上到烹飪學校學習,常常聽到不少有趣的事。

朝早的烹飪班,大多都是要上班的媽媽,或者是像我一樣的補習老師,也有一些是多才多藝的女強人,趁着早上一些空閒的時間,過來學習烹飪。烹飪班的老師本身很多都是身經百戰,身為後輩的我有時和他們聊起天來學習到不少事情。

這天,老師談起了他入烹飪學校前,在酒店實習的過往經歷。

廣告

「外國人係真係可以喺廚房入邊鬧完交,收工之後一齊飲啤酒。香港人就真係唔得,返工嗰時俾人鬧完,收工會即刻寫辭職信。」

「記得當年喺英國酒店實習,嗰時自以為自己係實習嘅新職員,同酒店職員正職關係不大,點知個大廚真係手出嚟下下都爆粗鬧人,每一句都問人祖宗。但係外國嗰啲人就係咁直接,佢嗰啲文化係好擺哂上面,唔會有咩收收埋埋,唔似啲日本人咁樣有時候好難明白佢心入邊諗乜嘢。」

自從政府放寬商用車學習限制,我也去學了中型貨車和巴士。

「有冇搞錯你隻腳做乜唔識郁㗎,抽筋呀」「叫咗你慢慢放離合器,唔係一下子彈上彈落」「都同你講咗先踩剎車,踩到架車慢先再踩埋離合器,你下下都先踩離合器,空波滑行,先至再剎車,會俾人肥」「你點做人老師㗎,咁簡單嘅嘢手腳協調你都做唔到,你仲同我講你教書」

有時候我也會想起《Queen’s Gambit》,下棋也是同樣的道理,初學者對於做單一動作掌握不熟,難以將每一點織成一條線,每條線織成一面。每個動作做得很吃力,而不可能將整套動作的每一部份無意識的做得好,而將注意力放在更大更高的層面之上。要是精神都放在控制要有意識的移動腿部的肌肉,就冇辦法把目光空出來看看自己在走的路和方向。小孩子學習步行,也就是這麼的一回事。

雖然現在還是駕駛自動波汽車,棍波對我來說還是很難控制,但是自己不學習一下新的技能,在自己的行業教書的時候也有機會不能體會學生的難處。之所以在學車時想起烹飪學校老師講的說話,就是因為我可以清楚地理解師傅的脾氣真的是在他的工作和我的駕駛技術之上,而不是他作為一個人有問題。

我也想起之前的工作經驗,或者是因為職級比較高的主管不用在日常工作中面對着我,但是當我的直屬上司罵我的時候,我卻可以感受得到他的指責和批評令我覺得很 personal。有時候看見別人的辦公室工作,我還是會想起自己對上一份工作。

能不能放下分歧,和有脾氣的同事收工之後開懷暢飲聊天,拿得起放得下,這件事不經過烹飪班老師說,沒有想過駕駛班,可能我也不會太明白。

當然以現時《立場新聞》的風氣,有人又會問這一個標題選起來,文章是不是又要為某些人辯護。這麼說吧,例如你是一個交通警察,執行職責罵了那一些違規泊車魯莽駕駛酒後駕駛的司機,又或者你是一個老師,嚴懲吸毒打架恐嚇同學考試作弊,那是恰如其分;但是你直接開摩托車把嫌疑犯撞低,自己動手體罰學生,那又是另一回事。

職場上的脾氣,在於你要對自己的工作負責,但是越權濫權做出一些和工作職責無關而過分的行為。應該做的沒有做,沒有做的卻又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