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秘密

2020/3/26 — 11:13

安妮法蘭克(Photo collection Anne Frank House, Amsterdam)

安妮法蘭克(Photo collection Anne Frank House, Amsterdam)

從前在電影裡有這樣的情節,「如果我有一個秘密,會走進山林的深處,找一顆樹,在上面鑚一個洞,探頭把秘密告訴它,然後埋在裡面,這下子秘密便沒有人會再知道。」

試過嗎,我有經驗。每個人都總有說不出的秘密,這些事情埋伏心底深處,在微弱的光線下逐漸發酵。你可以不理會它,反正沒有人發現,但是它始終在心底裡佔據著位置,縱使在迂回窄巷的盡頭的幽暗一角,而你是知道的,偶爾還會在夜靜的霧霾中步向它,在轉角之處停下來遠遠看它一眼,月光照在一抹淺灰色的塵土上,你確定沒有人碰過它之後,定一定神,轉身又再離去。

我們都有秘密,說不出的秘密不是最秘密,一些連說給自己聽也沒勇氣的才要人。秘密似是個幽靈,埋不了扔不掉,所以用不著找一顆樹來出氣,秘密是要處理的,要從心底裡把它領出來,或許它一旦離開幽暗城堡,原來抵擋不住陽光的照射,在你手中煙消雲散。説的容易,處理秘密始終需要一位聆聽者,環顧四週苦無對象不如遠離人群,安靜下來,你騷動中的指南針便會慢慢停下來引領方向。如一位疲倦的信徒獨自步向教堂的一角,風塵僕僕的他知道,上帝永遠靜靜地在那角落等待他的傾訴。

廣告

要找一位聆聽者確實不容易,我的經驗是走上山,因為我知道無論何時它總會在那裏等待著聆聽。與山對話不需要準備,因為題目不會預先知道。自己以為重要的,在山上轉眼便知原來不重要,回想起來得啖笑。一些困擾已久的事,平日有話想說,走到山上卻又發現講多無謂,退一步,寧靜中浮現出解決的方向,好讓下山後逐步尋找執行的方法,過程中又可以走回山上檢討一下,每次有它細心聆聽,我似乎感覺到山一直在等我。

神奇吧,經常說山有淨化的能力,倒不如說是它對來訪的人有純真的要求,希望我們能返回自然的狀態,一切隨之迎刃而解。只要你抽空到來,山便為你除去污垢,好讓你變得自然一點,做回自己。跑山的或會明白,享受人在野的奔跑,塵世雜務的煩擾,會變得模糊而零碎,變得像一層污泥,一旦脫離了身體便不想再度沾上。為此,我們學習忘記。

廣告

二次大戰中有一位猶太少女,為躲避捉拿到集中營便與家人匿藏在一所密室內,與世隔絕。日間為掩人耳目禁止一切交談,也不可以用水,終日只能以窗外的一顆樹為伴。她只是 15 歲,懷著許多少女心事,決定把心聲説給一位好朋友聽,她經常與她交談,大小事情一一傾訴。這位好朋友每天待在少女身邊靜候時機細心聆聽。多年後,她們的對話成為了一本名著,人們都喜歡她們的交談,純真友好真摯動人,於紛亂的世界中仍找到對人生的好奇與盼望,而那一份純粹而溫暖的交流,在充滿猜疑互不信任的年代,又是何等寶貴。

1942 年 6 月 12 日,她初次與好朋友的交談中說:「希望我能告訴你所有的秘密,因為我從來沒有信任過誰,希望你能成為給予我慰藉與支持的重要源頭。」少女的名字是 Anne Frank ,好朋友名叫 Kitty ,是一本日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