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移民

2020/5/23 — 9:34

資料圖片,來源:Evelyn Paris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Evelyn Paris @ Unsplash

香港是髮妻,倫敦是情人。

移民就是一場婚變,不單是肉體上的出軌,更是一場心思的轉移。

初夏。抵埗英倫已三個月,一切都是那麼新鮮美好。從倫敦市的紙醉金迷,到格林威治的盈盈嫩綠,從愛丁堡的典雅拙樸,到劍橋的古柏森森。原來生活可以有這麼多方式的嗎?

廣告

夏天的倫敦更讓人熱戀,面對著新情人,你好像有點沉船了。日光從早上四點照到夜晚九點,人人戴著黑超灌著啤酒,像一場天天上演的沙灘派對。

英式英語那麼含蓄優雅,餐廳小店的員工總是笑意盈盈,街上人人都習慣幫陌生人開門,比香港人有風度多了。

廣告

入秋。秋意濃濃,你開始有點想念香港,想念朋友家人,想念譚仔茶記,想念維港夜空。

唐人街那間算是比較好吃的灣仔閣,完全比不上香港的水平,還要貴上一倍。更不要說找遍倫敦都找不到你恨食了好久的魚肉燒賣和豆腐花。

香港的好,原來你以前一直那麼理所當然。這裏薪金稅竟然要繳四成,還有銷售稅、電視稅、地區稅。交通費是香港的三四倍,但每月卻竟敢壞車三次,害你要提早幾個站下車。這邊的銀行竟然搞錯了你的帳單,催請了幾次,問了好幾個員工都搞不懂。

倫敦人辦事是這樣混帳的嗎?還是香港人太被嬌寵慣了?這樣的事,在事事講求快狠準的香港,肯定不會發生。

嚴冬。冬天好冷,黑夜很漫長。英國人天天爭執著脫歐。明明公投是簡單二元的脫或留,現在大家方知兩者間有這麼多灰色地帶:邊界怎樣劃、關稅怎樣設、貿易協議用哪一套、歐盟法要不要留、移民工怎樣處理。

FFS,都三年多了,just freaking do it already,與其糾纏不如痛快了斷。只求英鎊兌港幣不要跌穿十蚊就好。

這個國家的政治前途,說穿了其實你並不太在意,除了是 BBC 讚揚香港人防疫得宜,外相給香港抗爭發聲,或者國會辯論中英聯合聲明……這些你倒是聽得異常肉緊。香港發生了這麼多事,你這個前宗主國只是輕輕一句「密切關注」— is this a joke?

原來離開了大半年,你還是忘不了地球另一端的那個她。

人在異鄉彷如逃兵一樣,只能每晚碌著臉書看著水深火熱的新聞,一天比一天荒謬,一夜比一夜黑暗。你恨你不能參與其中,只能被內疚和無力感夜夜折磨。

長夜漫漫,前路茫茫,卻仍有多少滿懷希望的志士秉燭前行。這個寒夜,只怕還很漫長。

終於春暖。你開始學懂放下香港人的偏執,開始習慣這邊不是營營役役的生活,開始享受生活的小確幸。

心理學有個現象叫 Anchoring Effect,即是我們面對著新事物,都會用舊有的概念去判斷。

這裏三鎊搭一回車好貴,是因為以前香港幾蚊就搞掂;這裡的工作效率慢,是因為以前習慣了對人頤指氣使;這邊悶,是因為以前習慣了娛樂就是消費和吃喝玩樂。

偶爾想起香港的一二事,還是會由衷微笑,但心底裏你對她的留戀,好像已沒有當天的熾熱。

終於某年某日,你又回到香港看看。信步走在中環碼頭的海濱,忽然想起,這裏是就是當初你們情約終生之地。原來你們分開了,已整整三年。

花開花落,人聚人散,你望著夕陽餘暉,那個她早已面目全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