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突然一年

2020/7/21 — 15:31

7.21 西鐵元朗站月台閉路電視影像(港鐵圖片)

7.21 西鐵元朗站月台閉路電視影像(港鐵圖片)

上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我一個人從米蘭坐火車前往日內瓦進修。沿途風景好靚,心裡面卻被喺香港當時發生嘅事壓到不知所措。記得我離開座位來回行咗去餐車卡幾次,唔知做乜。而家回想,我諗我係想搵吓車上面有冇香港人,抱頭痛哭一下。

係冇,於是就靜靜坐返低扮睇風景。突然心血來潮寫咗一首詩,一首關於香港嘅詩。打算到步就攞去印,然後派俾日內瓦街坊。

我上年都有寫過關於嗰次行程嘅經歷。然後有好多讀者留言多謝我,其實受之有愧,因為嗰時最需要搵人傾訴嘅根本係自己,寫啲嘢,只不過係幫自己打開話題。

廣告

日內瓦人都有啲似香港人,外表冷漠,但其實好友善。願意停低同我傾計嘅包括剛放工西裝男、坐響消防喉上無聊地撩牙嘅後生女、酒店門口等客嘅兩位的士司機、叫我信靠主嘅猶太女士、趕住去機場但停唔到講嘢嘅爸爸等,更加認識咗一班當地嘅香港人。一年後,我依然記得每一位。

突然間就過咗一年。呢一年,香港人經歷過太多垂頭喪氣嘅時刻。而垂頭喪氣同垂頭喪氣之間,好似冇乜嘢值得我地抬頭望,於是個頭越垂越低。講咩「明天會更好」呢啲說話好膠,因為有時真係唔到我地講乜嘢宏大願景。

廣告

有無試過喺好深嘅雪地行路?每踏一步要抽起成隻腳先行前嗰少少,係十分攰嘅事,但係最緊要肯郁,因為留喺原地後果更壞。一條路永遠係有起點先有終點。

垂低頭望住腳尖一步一步行唔係消極,反而係為勢所逼之下嘅一種積極。

得嗰日就扶別人一把,到自己唔得嗰日,又唔好懶勁覺得自己頂得住,因為軟弱唔可恥,身邊總有願意扶你一把嘅香港人人。以後就咁樣你扶我扶佢扶你扶佢扶我扶你扶佢咁,自然會繼續向前郁㗎喇。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