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童話重讀

2020/6/7 — 16:25

資料圖片,來源:Couleur @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Couleur @ Pixabay

小時,老師會說,不要學蝴蝶,因為它們只知愛美,貪玩,不懂得儲糧,到天氣轉冷時便捱不住。要學蜜蜂,它們營營役役,搜集蜜糖,建設蜂窠,隨時準備犧牲一己,為的是群體的利益,讓族群繼續好好地生存下去。

西方伊索寓言原來也有類似故事,不過是將蚱蜢代替了蝴蝶,螞蟻代替了蜜蜂。螞蟻不斷覓食儲糧,而蚱蜢只知道呆著享受日光,又愛耀武揚威,好勇鬥狠,冬天來了要乞食,總之就是不會為未來打算。

於是,故事教訓我們,要學蜜蜂和螞蟻,勤勤懇懇,不要懶惰。

廣告

有兩大謬誤。一是蜜蜂、蝴蝶、螞蟻、蚱蜢之可以存在,是演化(evolution)的結果。蝴蝶、蚱蜢勤懇雖不如蜜蜂螞蟻,它們的「餘暇」是用來追逐演化的兩大目標:適者生存,及永續繁衍。它們的目標並不相悖,都是求存。

假如用壽命作為生活質素的指標,蜜蜂也不見得很長命:一般工蜂只是活數星期,長則數個月;螞蟻活得長一點,工蟻可達一至三年,雄蟻僅數星期;蝴蝶、蚱蜢的壽命一般也是以月計的。其實,討論昆蟲的壽命沒有多大意思。看看蜉蝣(mayfly),一般只活數小時。但我們不能說蜉蝣不成功:科學家相信它們是相對原始的昆蟲,由最早出現到現在,已有三億年。〔相比,人類出現只不過是數百萬年,我們專屬所謂「智人」(homo sapiens)只有約廿萬年。〕

廣告

第二個謬誤是:為何勤懇才是正道?其實,沒有餘暇,不給自己時間機會自省,都不是好事。以通訊作例子,以前是用快馬傳遞。如果不是因社會發展,希望省力,希望騰出空暇,我們那會在過去百多二百年間出現電報、計算機、傳真、電郵、手機等種種發明?這些發明都大幅增加了效率:以前遠程書信往來是以月計,現在可以是不足一秒。我們多了餘暇,但大都沒感恩,以為是理所當然,因為效率的促進,不一定直接反映在國內生產總值(GDP)上。而減省出來的不少時間勞力,並不一定好好利用,卻不自知地糟蹋在一些怎樣看也是無關痛癢的事情上……

以上的是故事,歷史也可如是觀。不是一成不變,而是可以不斷詰問的。以前學的近代史,說慈禧挪用公款,而致戰敗,割地賠錢求和。又指李鴻章於馬關條約上,喪權辱國,是千古罪人云云(註)。是否不挪用公款,便會打勝仗?是否由其他人談判,結果會好一點?為何一定要拿此二人作焦點?為何不說戰敗、賠償是由於整個政權、整個系統的敗壞?

 

註:條約談判期間,李鴻章遇槍傷,日本在輿論不利下,減低了需索。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