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終點的中點

2020/9/6 — 9:58

TENET 海報

TENET 海報

【文:Tifi】

Tenet 的成功不是應該看它的故事有多巧思,而是一個概念能否在兩個鐘頭內植入你的思想。看完出場時去洗手間,老實講準備打開馬桶蓋的一瞬間真的會想,會不會我只要做一個準備打開它的手勢,它便會自己打開根本不需要觸碰?從洗手間出來的那一下,曾經在戲院看完 Inception 的那種感覺從新回來, 清楚知道,Nolan 這套戲 concept 植入是成功的。這一次要反問自己的問題不再是這是夢境還是現實,變了現在的我會不會其實是身處未來? 

這個概念的完成,從不是靠對白去完成。個人理解的切入點是蹄形運動的方式。從時間上是未來有人出發往事發時間點出發的同時現在的時間點裡也有人往相同的點出發,(空間維度上)兩者相遇去完成事件就能確保 100%成功。 在最後的營救上,單一看是紅隊和藍隊為了完成任務而創造出的一次蹄形運動,等到了結尾可以宏觀一點看出,其實這是一場未來的自己從頭到尾給現在 的自己創造出來的一次蹄形運動,確保整個事件的完成。從一場戲裡,一個簡 單的告別,Nolan 輕易的解釋了整套戲的一個邏輯,就連我這種對物理名詞臉盲 的人也明白多少。 

廣告

可能對 Inception 的過分偏愛,看到 Robert Pattinson 和男主在謀劃安排飛機炸掉建築的兩場戲:在大街上一邊說出驚天計畫一邊漫步,彷彿這一切只是兩 人在意識上虛構出來的場景,絕對安全,就令人回想起 Inception 裡 Leonardo 對 Allen page 解釋何謂夢境時,身邊一切人、事、物都是假象,只為引出下一層的目標。看到這兩場戲時的第一想法,是否想暗示觀眾,其實這一次飛機撞擊時間也只是一個假象?也是一個俄羅斯套娃般的表象。身邊有朋友話在 Pattinson 掀開面罩但是鏡頭卻不拆穿蒙面者身分時已經猜到一定有古惑,甚者已經猜到那就是他們本人,覺得導演這次也太沒有水平,一早就讓人猜到結局。其實編劇和做遊戲有點類似,也是要玩心理戰的。你覺得一個拍得出 inception 的人和他的班底會接受得了這種漏洞?適當的讓觀眾站在高點,讓他們感受到類似於獲勝般看穿劇情的觀點,是一種調節,畢竟在此之前的幾十分鐘裡,已經硬性的植入了很多大家從未了結的觀點知識,讓很多觀眾行程挫敗感,倘若能在這個時間點裡,給予他們喘息的機會增強他們的自信,就能重拾對後續的接受度。一個好的編劇,從來不吝嗇去將最簡單的故事講清楚,因為奠定他們水準的不僅僅是故事有多跌宕起伏,奇思妙想,而是緊緊抓住觀眾心理,成為他們的操縱者。這樣一想,大家正正是享受每一次被 Nolan 操控、灌輸和沈浸這個過程。

Tenet 劇照

Tenet 劇照

廣告

其實昨天入場之前已經看到一篇新聞,Robert Pattinson 被確診肺炎,以至於在戲內每一次看到他的鏡頭都讓人出戲。雖然作為一名女觀眾,但之所以從來只以主角去形容主角,並不是因為年輕時也曾被 Twilight 裡的愛德華洗過腦, 還是因為導演真的沒有給他一個名字。也正因為沒有姓名,而可以是任何姓 名。不知從戲院出來的你,會不會不知不覺有一個疑思:祇要做一個打開的手勢,還未觸摸,水龍頭已先自己打開? 

(作者簡介:碰著喜歡的電影,有時會寫幾個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