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辭職女同事的一封公開信

資料圖片,來源:Pressfoto @ Freepik

當我收到你辭職的電郵,Irene 你嚇了我一跳。而且,今年你不是第一個,到八月初,在我的公司,Irene 你已經是第三個辭職的同事,而且還是女仔。

收到你的辭職訊息,我咬著下唇,坐在自己的 office 呆了半响。其他同事在透明玻璃外竊竊私語。

不,我們公司人事管理健康,管理層作風正派,雖然都是一群活潑年輕人,絕對沒有 MeToo,我的信仰是:公還公,私還私,公司沒有緋聞,也從來沒有聽說過你做得不開心。

對上星期天,我們租了艘遊艇招待全體同事出海。在糧船灣到斬竹灣,我多麼希望,親愛的 Irene,你會 stay 在我們的這艘船上,乘風破浪,一路回到西灣河碼頭的那個終點,一起上岸。

但是你選擇中途跳船。

我曾明查暗訪,很好奇你是否認識了某城市百億富豪之子,或上市公司某新晉主席,從此唔使做。但幾個同事都告訴我:不,今年以來,幾個同事離開,不是我的公司做得不好,也不是管理上有問題,而是大家都真正相信,英國的生活,不論讀書深造還是移民,都前景一片美好。

吓?同事 B 君說:對,英識教育這多年來,都在 sell 一個父母家長和子女的跨代童話:走出這個 office,憑我們為你搭的天梯。當國泰班機午夜離開香港,第二天抵達倫敦希斯路,等待大家的一定是一個漸露曙光的黎明。

B 說:大家同事,工作了許多年,紛紛認同,在 Samuel 你的領導下,這不是童話,而是他們都相信了的現實。

B 靜靜地 tip off:未來兩年,不排除有更多的同事離職,移民英國。因為,他們向家長和子女上門推銷英國的寄宿學校和居住環境,經過我們公司過濾而推薦,每一家都是好的。我們在向他同推廣時,自己每一個都深深 convinced,明天會更好,在英國的明天會更好更好。而且,當子女去了英國入學,而家長也跟著 BNO 移民,那樣的明天,是好得不得了。

「我們如果無法 convince 自己,又怎樣令家長和孩子們相信?這是你 Samuel 你身為老闆,多年前勉勵我們做好工作的金句,我們做到了,我們也完全相信。於是,在這個時候,許多人就離職了。」

那麼 sorry,親愛的 Irene,英識教育這家公司原來誤了你,也誤了今年離職的二位同事。大半年來,雖有疫情,我們的生意不跌反升,心焦如焚的家長,不只問學校,還來問曼徹斯特和倫敦西部的住宅移民。即使上星期在遊艇上,當我沖身出來,在大家圍坐甲板的餐桌一齊喝啤酒食薯片的時候,已經緊急答覆了兩個家長的查詢,關於英國的限聚令,和孩子飛來香港的隔離規定。

我很內疚:原來這許多年,我的投入,與我提供給各位分享的信仰,paradoxically,沒有令你們凝聚而留下,反而令你們相信而分開。

因此,Irene,我錯怪了你。因為有一些流言說:這大半年你玩交友軟件而得不到回饋。原來不是的,對嗎?這是我自己 being imaginative。請告訴我,你離開公司,不是因為對亞洲男孩失望,不是把希望付托於 BBC,純粹因為 sell 英國,突然發現戀上了英國,你是為了英國而私奔。

這樣我才如釋重負。

Well, what else can I say? 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注視著玻璃外的辦公室,同事們買了一個蛋糕回來,為你 farewell。你無奈地回頭看了我一眼。我假裝沒有看見你,我在寫這封信。明日隔山嶽,世事兩茫茫。祝你一路順風,在命運不可預知的波浪之間,我相信我們這艘船,有一天會闖出香港海域,在另一個綠島上,把你接回來。

那時,希望你微笑著,再上船。

 

作者 Facebook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