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心舍

寧心舍

「寧散神冥,苦役終年。 心求澈靜,仰主迎晴。」 寧心舍為小子積塵雜文集結之地,題材不拘,或國文、或電影、或信仰、或學術、或時評、或反思、或抒情,隨興而動筆,皆所愛。 只願容避世俗之擾,尋一寧心之所,若東坡語:「此心安處是吾鄉。」寧心舍:https://justjack06.blogspot.comㅤ面書專頁:https://www.fb.com/JustJack614

2020/4/14 - 9:41

練字品詞(十一):李之儀《卜算子》──不負有心人的古樸情歌

《卜算子》李之儀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這是一首和之前品過的宋詞風格迥然不同的作品。

廣告

老實說,若掩蓋了《卜算子》這有名的詞牌,單看詩文,你直覺會感到它更像是漢代的樂府民歌,沒有任何高深的詞藻,卻情真意切,直抒胸臆,是質樸的百姓才能產生質樸的作品。觀之文人,最愛修飾言辭,藝術加工,縱使天才如李白,其五言樂府詩《長干行》也不如此詞質樸。
李之儀這首千古愛情絕唱,最值得品味的,正是如何以其文學修養,刻意而又渾然天成地創作出如同真正民歌般質樸的唱詞。要知道,李之儀師從范仲淹之子范純仁,進士出身,學問高明,《四庫全書總目》記其「以尺牘擅名」,論其身世,是典型的官場文人,所以這首詞的面世才更見難得。
或許,正因李之儀在年過六旬遭逢到人生中最大的挫敗,不止是貶官,兼之兒女愛妻皆相繼離世,卻又結識到色藝雙絕的知音人,才能結伴同遊長江之際,靈感乍現,以不止息的長江為意象貫串全詞,寫下這首絕唱。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唯有長江斷流,我因與你分隔兩地而生的離愁情思才會終止。作為局外人,你會感受到那女子說這句話時,語氣是平淡的,態度卻是堅定的。

以不可能出現的自然景象為愛情誓約,象徵那份無比深刻的愛,這《卜算子》當然不是首創,漢樂府的《上邪》才是先行的表表者,「山無陵,江水爲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同樣是堅定的態度,但你會知道,那女子如同火藥包,揚眉激越,持匕指頸之貌,躍然紙上,又是一大不同了。

每一位女生,也如一幅半成品的畫卷,千姿百態,只有開卷的那人才知,有怎樣的風光等待著他,未來又會灑下怎樣的筆墨在其上。

廣告時間:
本舍近日開辦了線上硬筆書法課程,若你喜歡我的歐體楷書,有興趣修習,可瀏覽以下網站,亦歡迎臉書查詢:https://sites.google.com/view/peacefulheart-calligr-int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