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心舍

寧心舍

「寧散神冥,苦役終年。 心求澈靜,仰主迎晴。」 寧心舍為小子積塵雜文集結之地,題材不拘,或國文、或電影、或信仰、或學術、或時評、或反思、或抒情,隨興而動筆,皆所愛。 只願容避世俗之擾,尋一寧心之所,若東坡語:「此心安處是吾鄉。」寧心舍:https://justjack06.blogspot.comㅤ面書專頁:https://www.fb.com/JustJack614

2020/3/17 - 13:54

練字品詞(十):毛滂《惜分飛》──記千年後利正赫與尹世理離別的一幕

左圖為掃描版

左圖為掃描版

在杭州任官時受蘇軾賞識,讚其「文詞雅健」的毛滂,其愛情詞寫得特別精彩,這首《惜分飛》就是其代表作。在其詞題中道明是贈給這三年來深愛的歌妓瓊芳,記述二人分別之事。   

既言深愛,又為何要分別?有時候,人生總會有些繞不開的難關是當下解決不了的,對年輕的男女二人來說正是如此:毛滂三年任官期滿,按制度必需離任;而受官府指派,入了樂籍的瓊芳也掌控不了自己的命運。二人哪怕注定不能在一起,是預料中的結局也好,愛情來時是沒有人能阻擋的。離別一刻,錐心的傷痛亦是難免。如同《愛的迫降》中,利正赫為保護尹世理潛入南韓,冒著被祖國處死的風險,未來亦注定不能留在南韓長伴所愛,但他依然作出了如此的選擇。這就是愛情的魔力。到最後,利正赫在其父的操作下以交換人質的身分回北韓,哪怕尹世理多有錢也改變不了兩國政治環境的大氣候。如無意外,在南北分界線上,二人的見面便是其人生中的最後一回(不好意思,結局還是有意外的)。尹世理哭得傷心,利正赫也兩眼通紅。詞中的上闋,正是刻畫著二人不得不分離的這一幕。不得不說,毛滂好像是為千年之後的他們寫下這闋歌。   

「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美人哭得淒楚,像沾著露珠的鮮花,愁至深處,眉頭緊鎖聚攏,看得旁人也不由得揪心。這不是單方面的情感,是「平分取」的同悲同痛,無分軒輊。最後的凝望,只想將對方攝入心靈的最深處,「更無言語空相覷」。嗯,我想相片(來源:Netflix)配合文字更直接有力。

廣告

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

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

此恨平分取。

此恨平分取。

更無言語空相覷。

更無言語空相覷。

此詞最後一句最是銷魂:我身軀與你相隔遙且遠,但我的靈魂會跟隨著這條江潮回到你身邊去,永伴著你。或許,利正赫和尹世理也會想像著穿過那條曾經同行過的逆谷川,來到對方身邊吧?

斷魂分付潮回去。
同行的逆谷川。

斷魂分付潮回去。
同行的逆谷川。

《惜分飛 ·富陽僧舍作別語贈妓瓊芳》   毛滂
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
斷雨殘云無意緒,寂寞朝朝暮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