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字足跡(三十四至三十五)

2018/1/8 — 10:40

小子自三月中上硬筆書法班後,開始系統地習歐楷,箇中緣起及課堂所習之內容皆載於前文:「習字之旅(起始篇)」。數月以來,因便於上載和分享,小子間或於臉書專頁分享練字之作及一些聯想、感受。但臉書之發佈並不方便檢索及翻閱,故特地整合成此文,聊作日後回看之憑藉。

***************************

(三十四)
十二月十七日

廣告

有古籍記載李白這首《登金陵鳳凰臺》之面世,是因其登黃鶴樓後欲題詩時,觀得崔顥《黃鶴樓》這首傳世佳作,自愧不及,留下「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之美談。不過,所謂「美談」,指的是崔顥及旁人,對才情卓絕的李白而言,卻是憋著一口氣,一點也不美,誓要登臨別地,懷古賦詩,與之相媲美。果不其然,後世有不少論者評二者處伯仲之間,各擅勝場,甚至李詩猶有過之。

有時候,生命路上,能逢一位好對手,是可遇不可求,也是一件幸事。與其無敵是最寂寞,倒不如棋逢對手,雙驕力競。因為若沒有這樣的一個人互相競逐,逼你竭盡全力,你或許永遠也不知道自己潛力有多深,能走得多遠。潛力沒有兌現成事實,終歸只是虛無。君不見美斯之於C.朗拿度,正是這樣的存在。誰成就了誰?是缺一不可才對,沒有了對方,或許兩人皆能統治球壇十載,但卻未必有這刻的成就和記錄。

和好對手處同一時代,是幸是禍?端看朋友如何想了。

李白《登金陵鳳凰臺》

李白《登金陵鳳凰臺》

廣告

***************************

(三十五)
十二月廿一日

今天是聖誕假期前夕,晚上和太太聖誕大餐,提早賀聖誕,兼慶拍拖週年。等候會合太太前,偷閒在咖啡店練字。由於近日事務繁多,原來上回練字竟已是四日前,嗯,難怪一開始下筆時有絲絲生疏感。寫到中段,才拾回那感覺。

寧願每天短練一會,勝於一週只練一長回。手感這回事,就是日子有功的累積,才有穩定性可言。道理不深,就是恆常的堅持,惜世人總常是三分鐘熱度的多,努力堅持的少,可惜。回看自己,半途而廢的事也不在少數,最經典的一次,莫過於昔年甚愛《魔戒》三部曲,決心買下英文原著細讀,怎料,首頁單是難字已查了個半小時字典,還要半懂不懂,便不其然放棄了,書也就束之高閣了。

朋友,說到此處,腦海有浮現甚麼經歷嗎?

高適《送李少府貶峽中王少府貶長沙》

高適《送李少府貶峽中王少府貶長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