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Jan Huber on Unsplash

繞道,也有繞道的風景

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曾經想要學小提琴。但是在1980年代的和平島,學習小提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提案。我依稀記得,當時想了很久以後,我鼓起勇氣向媽媽說,我想去學小提琴。媽媽的回應是,我們家沒有這個錢去學這種東西。我估計她應該不知道什麼是小提琴,但是總之與課業無關、與得第一名無關。於是,記得當時很難過,但是也只能放棄。

家裡沒有錢,對功課沒好處,你要學什麼?

從此,古典音樂界就這麼少了一位大師(大誤),而我,一路念書,也只會念書,幾乎忘記小時候有這樣的念頭出現過。大一那一年,學了一點吉他;別問我為什麼不是小提琴,因為當年流行木船民歌西餐廳;喔!更別問我什麼是木船,這是一間我覺得非常厲害的餐廳,餐點不怎麼樣,但是點了沖茶器沖泡的伯爵奶茶(茶葉加上奶精)以後,就可以在星期六的下午,聽上許多現場演奏的流行歌曲,你可以點歌,可以與歌手近距離接近。所以,怎麼可以不學吉他,用羅大佑的含滷蛋方式,唱幾句野百合也有春天?

接著,就是出社會。26歲的某天,在下班的途中,看到路邊有音樂教室,於是鼓起勇氣,上了二樓,覺得自己很丟臉的詢問,可以學小提琴嗎?為什麼會覺得很丟臉,因為櫃檯很熱心的對我說,您的孩子幾歲,要不要先從鋼琴學起?她看到我的臉色不太對勁,想想應該不是因為打了疫苗,而是她說錯話,於是立刻改口,告訴我,這裡有很適合成年人的老師,可以試試看。

於是,我買了一把三千元的琴,開始了每週一次的課程。靠著自己的天分(有嗎?)我竟然很快就學會了小星星,接著就是卡農的前半段,當時覺得自己簡直就是被課本耽誤的小提琴神童。然後,然後就沒有了。因為,忙碌的工作,讓我沒辦法持之以恒的學習與練習,大概一年以後,老師看我骨骼精奇,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不認真青年,於是嘆著氣要我想想,是不是要繼續,剛好她又要出國念音樂博士,我也就此放棄。

到目前為止,我的人生大概也過了一半,然而這些路大概都不是我預期中會走的方向。大學的時候想要去國外念博士,回國進學校教書,結果只有在台大念完博士,就進了立法院工作。本來以為會留在立法院當幕僚,結果又當了律師。原本以為可以安生的當個律師就好,結果開始寫作、主持廣播、還是回到了學校教書。人生就是一連串的意外,讓我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一路上跌跌撞撞、有好有壞,但總之都不是自己預期原本會走的路。然而我很確信,在斜槓的過程中,每項經歷,都是成就更好的自己。學了音樂,讓我有機會體會自己更多的情緒、在立法院工作,讓我有機會看看政治是怎麼回事、在主持廣播、教書的過程中,知道怎麼去告訴別人,自己在想什麼、練習寫作,讓自己的邏輯腦袋可以更清楚。

所以,每一項的斜槓,都是有用的。這些不小心的意外,或是刻意的選擇,都是生命中很重要的養分,可以讓最終選擇的本業更好。而每一項選擇,終將會構成自己的人生。不用去後悔自己走什麼冤枉路,因為這些路其實全不冤枉,繞道,也有繞道的風景,會讓你在走回原路的時候,更加確信自己可以做得更好。所以,別再糾結於自己是不是該斜槓,有些人就是真的骨骼精奇,可以同時「精通」非常多項工作,上帝給我們每個人至少一項天賦(gift),但是有的人,不小心多加了一點料,於是有好幾項天賦,他的一年瘋,等於我們的十年工,這件事,真的存在。

至於小提琴,我還是會認真撿回來學習的(握拳)!

圖片說明:太后聽到我要重新學小提琴的表情。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Photo by Jan Huber on Unsplash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