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繭居的體驗

2020/2/5 — 21:30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和疫情共處,宅在家。為了增強免疫力,每天做飯,努力吃飯,每天做瑜珈或到樓下公園散步,一周下來,終於在鏡子裡看見不再憔悴發灰的自己,原來自己還是可以人模人樣的,近乎驚喜。

每隔一至兩天,還是會到樓下茶餐廳吃一餐,偷聽員工和食客的對話,把自己放在人群之中,因為,一個人,真的會上癮,我知道,一旦熟悉了繭居的模式,可能再也不願出來,而我不希望有這樣的一天。同時,我其實有點擔心,學校延長了假期,人們也減少在外用膳,午餐時間,餐廳的客人也很少,這樣下去,店子會結束嗎?

繭居其實也是一種陌生的體驗,起碼,我心裡仍有一點抗拒視像教學,課程應該面授。昨天,白果似乎也感應到我的不安,從早到晚號叫,纏著我不放,像影子那樣緊隨著我。我做家務,他跟在身後,我洗碗,他坐在流理台監視,我寫稿,他在身後不斷喵我,我回電郵,他故意搗亂。給他乾糧,他吃光後繼續鬼哭神號,把他關在房間裡好幾次,他刑滿出獄後又故態復萌。一度懷疑他不想我留在家,可是,到了夜深,做面膜,終於坐在沙發上什麼也不想地讀一本書,貓瞥見機不可失,立刻坐在大腿上,安靜地蜷成一個球狀,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廣告

「我需要的是,完全放鬆的大腿,不是寫作中的大腿,也不是回電郵的大腿。沒有什麼好擔心的,隨遇而安就可以。」貓這樣說。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