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罪惡島The vanishing》:要陰森?人性醜惡?還是看新聞吧。

2020/5/29 — 14:40

《罪惡島 The Vanishing》劇照

《罪惡島 The Vanishing》劇照

提到「島」,總少不免有種孤獨和隔離感,經典的懸疑人性作品如《隔離島 Shutter Island》和日本的《大逃殺》等,也刻意在島上取材。而來到了新上映的《罪惡島 The vanishing》,看似同樣為懸疑類人性探討的大作,加上出演的陣容以近期來說頗為強大,令人不免有所期待。然而翻看資料,又發現本作為 2018 年作品,這難以不使人懷疑到底為何作品相隔兩年才能在香港上畫呢?答案,或者會在下文找到。

《隔離島 The Vanishing》海報

《隔離島 The Vanishing》海報

廣告

整部電影的故事其實極其簡單,曲折變化不多,沒有機關算盡、懸疑複雜、玩弄計謀的橋段。基本上就如同電影公司的描述一樣,就是關於三位看守燈塔人發現與守護財寶的故事。由於故事本身的有限性,所以導演嘗試以手法增強電影的可觀性,將整個故事拍得沉鬱而緩慢。當沉鬱的氣氛維持了頭十五分鐘,或者會令觀眾提心弔膽,期待著往後發展;但當沉鬱了超過一半時間劇情仍然驚喜不多時,這種緩慢的步調反而會令人生厭,拖慢了電影的節奏。

電影的宣傳上表示這是一部「人性」之作,這倒是沒有說錯,電影確實有嘗試。可是,因為每個角色的塑造也只停在表面行為和動機,所有角色的惡也只是「窮惡」,除非刻意自行強要解讀,否則所有角色的描寫都是相當片面。由於未能深入角色背景和心理,所以導致電影的人性探討流於表面,未有任何能配合其沉鬱步調的震撼或揭露人性黑暗面。

廣告

曾聽說過,「三流電影看劇情,二流電影看角色,一流電影看世界觀」。若套用在《罪惡島 The vanishing》中,電影的角色和世界觀絕對是過於淺顯。而劇情本來只屬普通,但至少言之成理,不過不失。可惜,還是敗在節奏上。若電影節奏加快,也許還可以增添一點刺激感;但偏偏電影反其道而行,最後就成為了今時今日這部被手法所拖累的作品了。

若導演真要探討人性醜惡,還不如拍一部香港政治紀錄片。當中人物用心兇殘,動盡機心,即使不加鏡頭調色,如實地拍出來也可以比《罪惡島The vanishing》更見陰森恐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