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羅素的〈我為何反對共產主義〉

2020/2/23 — 12:49

左圖:https://bit.ly/2SPUpyO 右圖:作者攝《羅素回憶集》書封

左圖:https://bit.ly/2SPUpyO 右圖:作者攝《羅素回憶集》書封

愛因斯坦與羅素的共鳴

據說[1],愛因斯坦曾說過:「閲讀羅素的作品,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之一」。他之所以快樂的一個要因應該是獲得了共鳴吧,其實這兩位歷史性人物有重要的共通之處,例如,兩位也是熱愛科學和哲學的智者,以及皆崇尚和平(兩人曾共同發表警惕核武危險性的Russell–Einstein Manifesto,而羅素更因參與反戰和反核武活動而曾兩度入獄)。在紛亂世態裡、於孤獨探索中能夠在精神上得到了深深的共鳴是何其可貴。

羅素的先見之明

廣告

羅素極之反對共產主義,早在十九世紀末 —— 1896年 —— 已首次撰文批判它(而〈我為何反對共產主義〉是出自1956的一本回憶集)。他深信假如讓上世紀中葉的蘇聯共產政權繼續坐大,將會是世界的災難:「我永遠無法同意馬克斯的見解,[……]而且我對近代共產主義更加堅決反抗,他們對民主的徹底唾棄使我覺得這真是一場人類的大浩劫,把權力付諸於少數的秘密警察是一種無可違言的殘酷、虐待和愚民政策。」觀乎已知的關於共產政權的實況,羅素可說相當有先見之明。

馬克斯的荒謬

廣告

在羅素的眼中,馬克斯的理論是荒謬的,完全經不起嚴謹的學術批判,而馬克斯似乎只是一位藉着仇恨去煽動群眾搞階級鬥爭的野心家:

[……]我反對馬克斯有雙重理由:其一,他是一位腦筋糊裏糊塗的人;其二他的思想幾乎全部都是根植於仇恨。[……]抄襲李嘉圖(Ricardo)的工資價值論,而不是取決生產物的價值,他對所得的結論自鳴得意,但這並不是由於他的結論與事實相符,也不是由於它的符合邏輯,祗因為它有計劃地煽動了薪水階級。馬克斯的理論認為歷史的進化是由於階級鬪爭,這對歷史的延續是一種幼稚和錯誤的判斷,[……]他認為有一種宇宙力量叫「唯物辯證法」者,能超乎人類意志進而控制人類歷史,這真是痴人說夢!他理論的錯誤莫過于 —— [……]只是一意希圖征服敵人,而忽略了在征服敵人的過程中,他的朋友將會遭遇什麼樣的不幸。

這似乎頗能說明共產黨的特質——植根仇恨、煽動群眾、階級鬥爭等,即馬克斯本身就是這種人,而藉着其謬論把那種人的力量集合成共產黨的力量。

羅素還批評了馬克斯的「無產階級專政並不違反民主的原則」的觀點,認為「簡直是瘋子的自言自語」:

因為事實上一九一七年,蘇俄的無產階級在全人民中祗佔較小的百分比,大部份都是農夫。但布爾雪維克黨被宣判是無產階級中具有階級意識的部份,而該黨內部的領導階層又是更具階級意識的極少部份人。無產階級的專政變成一個小團體的專政,而最後變成了史達林的獨夫專政,做為一位唯一具有階級意識的無產階級獨裁者——史達林,他便開始以饑餓為手段逼[使]數百萬農民死亡,並利用集中營迫害數百萬無辜的人民;[……]因此我完全不能瞭解為什麼有一些人既有慈悲的胸懷又有理性[按:於此刪去了「的人」二贅字],居然會對史達林一手製造的恐怖的大規模集中營大加稱讚。

太陽底下無新事,人性也沒有多少轉變,羅素說的情況和所表達的不能瞭解的感慨,對於我們受中共壓迫的人來說並不陌生。

蘇共與中共

另外還有別的相似性:

羅素說:「[蘇共秘密警察式]的權力曾經盛行於十八、十九世紀,但這羣昧於外界事物的蘇維埃聯邦表面的成功,完全忘記帝俄專治時痛苦的經歷,在開倒車回到中古時期最壞的時代之際,他們竟可笑地幻想自己是進步的先鋒。」對比:中共不也是昧於進步的普世價值嗎?不也是自誇一些表面的成功嗎?不也是在開一人專政獨裁永續連任的政治倒車嗎?不也是可笑地幻想自己可以是帶領全球的先鋒力量嗎?

羅素認為蘇聯的社會狀況是遠離常理的,不利於國家發展的,如父母「須時時刻刻擔心他們的兒子在老師面前說錯一句話,他們便可能馬上遣送到西伯利亞當勞工的人,怎能要求他們保護自己的國家,又如何要求他們在極權專制下致力於提高生活水準的工作?」那麼,中共管治下的人民不也是需要常常擔心說錯話,得罪權貴,招惹麻煩嗎?有不少人不也是無心建設國家,因價值空虛、扭曲而只顧醉生夢死,或大肆歛財,當有危難時便自私地一走了之嗎?

貧窮、仇恨、鬥爭

羅素最後簡單地表達了他認為對抗共黨的可行途徑:「對抗共黨除軍備外,可行的途徑便是消除落後地區的不滿足,亦即滿足落後地區人民的生活的要求。[……]貧窮、仇恨、鬪爭是共產主義的溫床,反抗它的傳播更須由存有仇恨和貧窮的地區着手。」

貧窮、仇恨、鬥爭對於中國來說並不陌生。雖然貧窮狀況已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不過特權階級壟斷資源財富,貧富懸殊問題嚴重,而人口龐大,人均財富並不算高。仇恨和鬥爭一直存在,無論是中共權力上層的黨派之爭,還是由於病態政治氛圍而助長的社會不同群體之爭,以至於被壓迫的異見者之抗爭,等等;仇恨長存、滋長,鬥爭有條件伺機活躍起來 —— 但願結果是導向更美好的未來。

注釋:

[1]《羅素回憶集》(新潮文庫1),〈譯者序〉:志文出版社,1990年再版;內文繼後所有引文皆源於此書第三部份第六章,不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