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蒙遊記:梧桐寨瀑布

2019/12/15 — 12:53

【文:吳下阿蒙】

縱然不能逃離這煩人俗世,總能放肆出走,偷得浮生半日閒。反正車上有蚊怕水,在這初冬時分,相信不難處理,買了支水就即興走到梧桐寨。

梧桐沒有細雨的襯托,中午時分,也尚算有生氣。

廣告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廣告

下車走沒多遠,來到了萬德徑。步至萬德苑,整條路平平坦坦,就只有兩條狗從山中跑出,交目一下,大家表示無敵意,就各走各路。

過了萬德苑已聞水聲潺潺,走沒多久,過了小石橋,便見一瀑布配上一個小水池,很快已經有洗滌心靈的感覺。

怎料瀑布旁有一警告:

「此段路艱險難行,只宜有經驗及裝備良好的人士前往。」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感覺就像畢業生找工作,沒經驗找不到工,找不到工又沒經驗。沒啥裝備,也只能硬著頭皮向前走。路上風景清幽,陰陰涼涼,嘴裡一直哼著卜卜口的歌,享受著微風。

半路上,看到長短粗幼勉強合適的樹枝,就賴以為仗,勉強也算是裝備,雖然分支有點多。新朋友就叫「阿枝」好了,反正阿蒙行山總是自言自語,叫「阿左」就最合適不過了。

「阿枝阿左」一路向前,開始要走石階。山中的氣味頗為有趣,像是在呼吸一盞青茶。不諳茶葉,或許附近的確有可以作茶的樹?

再往前,青茶味道開始轉淡,濕潤的空氣送來了一大片草原味。雖然山中景色亦佳,卻又極為心急要看到更高天大的瀑布。然後想一想,都市人就是脫不了急,行個山也要急急忙忙的幹麼?頓時舒懷,慢步向前。

走了約十多分鐘,便來到井底瀑。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阿蒙樂水之情,絕非一般(明顯是智力過高),但知道自己已屆而立之年,而且最近運動近乎零,不敢高估自己,提醒自己不要分心,先看著目標走,所以就先暫時放棄此瀑。反正會原路折返,那時候看體力如何,再決定是否下去。

沿著主徑繼續前行,及至中瀑,還是按捺不住要去看看。高約 20 米的中瀑,絕非萬德苑的小瀑布可比,與阿枝來到瀑布底,請他幫忙拍幾張相。辛辛苦苦拍完,就來了對可能是情侶的行山客,主動幫忙又拍了幾張。

與他們相約在主瀑相見後,又開展了旅程。中瀑到主瀑的路比之前的更陡峭,真正要拾級而上,慶幸有阿枝相伴,不然應該要在中瀑折返。途中有個一眼見底的小山洞,感覺 Marvel 如果在附近有一個基地,就一定是這裡,一走進去便會進到桃花園。所以阿蒙自然沒走進去。

然後又有一不知名的瀑布,網上說叫「白蛇瀑」,但阿蒙仍然提醒自己先攻略主瀑,其他往後再說。

從中瀑起計,再走了約半小時,終究來到了主瀑。阿枝身上雖然少了兩顆果實,但阿枝阿左的組合,著實有點像獅子王的那隻狒狒。踩在一大塊石頭上,難以不大叫:「na cool panda~~chihuahua 你媽媽!」

相比之下,中瀑真的小巫見大巫,要拍攝到整條主瀑,真的要好好調校角度,畢竟主瀑高約 50 米,所以最後還是得用全景拍攝功能來拍。這次阿枝也難以幫忙拍照,因為角度實在難以拿捏。看到有一比手掌大一點的石頭,就請他幫忙拍了好幾張,然後好幾次阿蒙都差點要掉到水中。

後方好像有條叫散髮瀑,但阿蒙早就預定了折返時間,以防體力不支,而且已到達了最高的主瀑,就沒有什麼遺憾了。打完卡,稍歇,喝口水,就折返。

回到了白蛇瀑,終於走進去了。瀑布整體自然沒主瀑吸引,更比不上中瀑,但一大塊石頭座落於水池前,總令人覺得石後會有一美女在嬉水,可能因而命名白蛇瀑。當然,美女是沒有的,連半隻妖精也沒有。

走著走著,又為遇上阿枝而高興,因為現在真的是摸著石頭下山,沒有阿枝在,可能要滾下山了。但獨自一人,絕不能有任何意外。

回到中瀑,想去用全景補拍整條瀑布,才發現中瀑真的隨便也可以拍到一整條的瀑布,所以也沒逗留就繼續下山。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想起了那對情侶,一直也沒再遇上,相信已經下山了吧?就像人生,有些人會叫你先走,他隨後趕上,但大家的能耐不一,誰又能保證一定會趕得上?況且行山大多要原路拆返,起點和終點其實也差不多,是誰趕上誰也不知道。

來到了井底瀑的路口,原以為像其他瀑布一樣,在路牌走兩步即達,怎料走上了好幾步還是不見水影。反正是最後一站,就繼續走下去,分多鐘後來到了瀑布。同樣比不上中瀑,但樹枝茂密,就只有一洞天,確有身處井底之感,頗為有趣。

踏著沈重的腳步向主徑出發,途中有翠綠的樹枝從樹上吊下來,纏住了阿枝。撫心自問:憑什麼阻止他去發展新一頁?停下來問阿枝:「你要留下來嗎?」結果他們馬上就分開了,沒有一絲的遲疑。或許因為阿枝很明白阿左有多需要他。

返回主徑繼續回程。快要走完所有石階之際,「啪」的一聲,阿枝應聲而斷。阿左頓時呆住了。想到回程時,阿枝比去程要更辛苦,的確勉強了他。本以為與阿枝萍水相逢,能在相遇的地方分別,緣份卻要在此地便結束,真的有點突然。

生命中,往往有不少人成就你的成就,有些更可能比你付出更多,卻不求任何回報,更不惜放棄自己的成就。真的,阿左多少有點內疚。

向阿枝道謝、道別後,就獨自回去,回到這個什麼也急的世界,急著去取車,急著開走,急著回家趕文件。或許做阿枝比做阿蒙要愉快得多,遇上需要自己的人,獻身成就其偉業,可能比終日匆匆忙忙,做著做極都冇時間做好的事,要更有意義。

但不是人人也有權選擇自己的路,就只好把阿枝放在心裡,以期不時提醒自己,這次旅程的得著。

後記:此路徑來回大概 8 公里,公共交通可以選擇巴士 64K / 小巴 25K 在梧桐寨站下車,路口大大隻字寫住「萬德苑由此路進」。女士建議先以中瀑為目標,到中瀑時覺得遊刃有餘(即算是輕鬆完成,不是剛好完成)的話,再挑戰主瀑。尤其是那些會著熱褲行山的,不要亂來。更不要像阿蒙一樣獨自行山,雨後即使有伴也不要上去,阿蒙不想有任何人魂斷梧桐寨。畢竟老蒙縱然最近少運動,年少氣盛時,玩越野長跑和野外定向的年代,還是會通山跑,都算是食過下夜粥。

後後記:Facebook 非常不適合寫遊記,圖文夾雜才不至沈悶,亦較分得清哪張相是哪裡。現在阿蒙只能在可放相的地方放相,盡量順序吧。有興趣又看不懂的可以留言問。

 

作者自我簡介:沒怎受過教育的教育工作者,終日胡思亂想,卻又不得要領。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