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餅不去荷蘭

2020/6/8 — 9:00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Big Dodzy@unsplash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Big [email protected]

最近肥得穿不上襪子。留港消費,多了與朋友們晚餐,如果是舊相識吃飯,誰人埋單大家不介意,假使是一班新朋友爭着請客,我會很忐忑,有點強逼症地要盡快安排下一次飯局,好等自己作東。然後,當中又有其他人覺得我太客氣,於是亦要找機會約齊人再來一次,又一次……。承認自己老餅,當西方國家及年青人一律擁抱 Go Dutch 的時候,我們還活在上一代的氛圍。

Go Dutch 即是 AA 制,吃完飯大家一起平均付帳。為甚麼叫 Go Dutch 而不叫 Go Swiss 或 Go Russian 呢?據說十七世紀時,英國與荷蘭因貿易問題開戰,英國人憎厭荷蘭人, Dutch 是貶意,形容靠喝酒壯膽的勇氣,叫 Dutch Courage ;扮黃金的金屬,叫 Dutch Metal 。吃完飯大家計清楚,當年英國人認為是小家子氣,紳士應該埋單, AA 制只有荷蘭人才會做,所以形容為 Dutch Treat ,即是 no treat ,或者叫 Go Dutch 。

那一年還在讀小學,母親有老朋友回港探親,我們要一盡地主之誼。家裏太少坐不下所有客人,決定出外吃飯,他們說,想一試著名的鏞記。我永遠記得這一幕:那幾天母親把藏在抽屜暗格內的現鈔數了又數,最後還是不放心,向舅父借了一點錢才帶着我們赴宴。晚飯完畢,朋友借故去洗手間埋單,母親眼利,先走去櫃臺付款,結果爭持了好一會,最後才能勝出。回家的時候,我們一家步行去碼頭,乘船,然後再步行回家,用了差不多兩小時,母親面上一直掛着笑容。「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中國人傳統,爭付帳的場面很普遍,也不關面子問題,窮家人也可以好客的。心理學家說,七歲前發生的事會成為潛意識的一部份,是的,我是這狀態,在成長中沒有 AA 制這回事,所以長大了亦不易接受。

廣告

去澳洲讀書,嚇一跳,都說 culture shock ,吸吸大麻,性觀念開放一點,擁抱適應,反而是 Go Dutch ,真的不易習慣。平均分單我學會接受,但他們要計至一元一角,如果這般計較,何必相約聚會?我曾經認真與澳洲朋友討論,他們說,公平概念,吃素喝清水的沒理由與牛排紅酒大餐付同樣費用吧?而且,各人有尊嚴,不想沒由來被人家請吃飯, AA 最自由沒壓力。其實道理是有的,情感上拒抗,尤其後來做餐廳,看見一大班人聚餐便頭痛,結賬時候 AA 制永遠不對數,奇怪的是永遠有少沒多,搞半個小時依然有兩杯紅酒一瓶可樂硬是無人認領,而且有大量零錢要數上半天,人都癲。在這方面,日本高級餐廳做得較有技巧。懷石料理價格不菲,老闆假設客人各自付款,埋單時候,靜靜遞上字條,平均分配得出一人數目,免卻大家麻煩。

我們做餐廳的很清楚,到了今天,年長一輩的中國人,還是喜歡爭着埋單。早到,扮吸煙,扮去洗手間然後付款,是最常用招數。「你哋收佢錢,我以後唔嚟食飯㗎」、「你唔俾張單我,我今晚唔走」,這等場面時有發生。年青的可能不解,我想起母親的笑容,感覺挺有趣。你一餐我一餐,大家先爭一爭,長遠來說差不多等於 AA 制。

廣告

有一種情況不用爭。「與女朋友約會,尤其是第一次,男方應否買單」,便算在西方社會,也是很困擾的課題。男權女權自尊公平等等說了一大堆,我認為沒有討論空間,不是第一次,而是每一次,都應是男方付款。也不是甚麼大男人主義,拜托用一用腦,不是說要公平嗎,這最公平了,女士出門要化妝扮靚,平日做 facial ,香水加手袋,赴宴的成本比男士高太多太多,男方還敢提出 AA 制,根本是有心欺詐,對不對?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