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Ganapathy Kumar on Unsplash

耋年自壽朦朧詩一首

以農曆計算,筆者已七十有三,早前和家人晚聚,淺斟還是有點酩酊,回家倒頭昏睡。黎明時份一覺醒來,打算借個名目寫一篇生日感言之類的文章。不過,想及這年頭容易觸及「禁語」或者闖進「誤區」,便有點猶豫。

事實上,當下不少舞文弄墨的朋友或擱筆、或封筆,隱身躲藏求自保倖存;或戲筆、或曲筆,狎玩文字求心安理得。筆者總覺得文章如果寫得太輕、太淡、太風花雪月、太傷春悲秋,便顯得虛渺浮誇、不著邊際、溫軟寡味,因而愧對良知,實在不負責任;可是假若寫得太重、太濃、太針鋒相對、太掄刀舞劍,又恐怕稜角猙獰、得罪人多、誤傷兄弟、冒上風險,甚或粉身碎骨。

筆者無福氣享受雲淡風輕的靜好歲月,又不甘心閉口噤聲,轉念間決定不寫一板一眼的文章,嘗試改寫顛三倒四的詩篇好了!須知寫文章一般講究起承轉合、條理分明、結構嚴謹、合乎邏輯,因此容易惹人按圖索驥,剖析解讀,辮子把柄在手,左右是非,成為凶器刀具。可是,筆者認為寫詩卻容易信手拈來,尤其自知混淆賦比興,又不懂格律、更難分平仄,便選擇效顰寫的現代版「朦朧詩」,無既定章法,又不拘一格,可把弄文字,只求節奏,營造意象,天馬行空任我行,就算寫得艱澀難明、破格出位甚或支離破碎,倒翻一盤鉛鑄字粒似的,不過爾爾,正是可解和不可解之間的詭異,以及若即若離的樂趣。為此,筆者率性隨心寫了一首自壽「朦朧詩」,記錄如後:

我曾經看見過
曾經用眼睛看見過空氣陽光和水
用眼睛看見過藍天白雲朗月清風碧海蒼山
也曾經不用眼睛便看見過
跳舞的花唱歌的火飛翔的文字呻吟的腳印吶喊的旗幟
因為掀起簾幕解除束縛拆掉欄杆放出了翅膀
因為鬆脫雙手拋棄業障釋去魔咒敞開了心竅
我奔馳故我在我躍騰故我在我放浪故我在
不用眼睛也看見過的這麼一道亮麗風景線
長長的遼闊的綻放紅橙黃綠青藍紫彩虹的風景線

如今我已經看見了
已經看見了只能看見了還是看見了
無論緊緊合上眼睛還是著力睜開眼睛
已經看見了只能看見了還是看見了
蒼白的春色漆黑的月亮停滯的流風凝固的波瀾浮起的磐石
瘸腿的花瘖啞的火臥地的文字無言的腳印失語的旗幟
因為經已閉上窗關了門擋塞閘口封鎖街巷出處
因為經已縫合眼瞼扣連雙唇堵住耳道填滿鼻孔
所以我倒下故我在我癱瘓故我在我躺平故我在
我已經在過在過在過我再不在再不在再不在故我在

日後我不願看見
不願看見不忍看見更不敢看見
風非風雨不雨花成淤雲為土春是秋非人即人
不願看見不忍看見更不敢看見
想象長在頭上懸念藏在牙縫滿足堆在胃囊慾望夾在褲襠
耆之後的耋耋之後的耄耄之後的耈耈之後的甚麼的
因為羽已脫翼已折流水已乾枯花草已凋萎緣份已斷絕 
因為一念如來二念卿卿三念我我再念不過是地已老天亦荒
都是所謂有因無果有暗無明有施無報有始無終有憾無悔
我化蛹蝶的輪迴也好化灰燼的焚燃也好化煙塵的輕飄也好

 

Photo by Ganapathy Kumar on Unsplash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