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聖荷西謀殺案》— 何以不多留一抹白

2020/10/9 — 16:57

《聖荷西謀殺案 Fatal Visit》劇照

《聖荷西謀殺案 Fatal Visit》劇照

文:石以澄

入場看《聖荷西謀殺案》是因為這是由莊梅岩的話劇劇本改編而成的電影。話劇《聖荷西謀殺案》於 2009 年由香港藝術節委約及製作,由劉雅麗、鄧偉傑和彭秀慧主演。十年後,故事以電影形式呈現,由鄭秀文、佟大為和蔡卓妍擔綱演出。

(編按:下文有劇透)

廣告

鄭秀文飾演的 Ling 移民美國多年,她和丈夫(佟大為飾演)住在聖荷西一偏遠的大宅。Ling 是全職上班族,Tang 則沒有工作,多留在家打理家務。故事開始於 Ling 兒時鄰居 Yanny(蔡卓妍飾)到美國旅行和探望 Ling,並在 Ling 家住數天幾天。幾天相處中,Yanny 常和 Ling 丈夫出外遊玩,二人投契非常,言談甚歡,因而令 Ling 感不安。Ling 丈夫一直渴望做生意,可是一個等待甚久的機會被 Ling 破壞,二人感情急轉直下。Tang 開始回想起過去為 Ling 做的一切,再想自己為何這些年來只能留在家中,突然忍受不住,忽地明白這一切是 Ling 的計謀。

《聖荷西謀殺案 Fatal Visit》劇照

《聖荷西謀殺案 Fatal Visit》劇照

廣告

Yanny 無意發現 Ling 二人的秘密,Ling 丈夫亦疲於將之掩飾下去,決意向 Yanny 道出他兩夫妻的過去 — 他們今天安逸的生活原來源於昔日的一宗謀殺案。同時,Ling 由不安變到生疑,揭開 Yanny 圖隱瞞的事,得知她獨個兒來到美國的原因。

他們三人都是背負著他人的死亡,回頭無路,將來也好像沒有他們的份兒。

零碎的片段 未能推進感情發展

電影以謀殺案為題,以插敍法講述故事。當中嘗試用一些懸疑的音效和鏡頭製造氣氛,可惜像是太過刻意和生硬,例如總是停在玫瑰園的鏡頭,一早已很明顯地製造提示。

Ling 和丈夫感情甚好,二人對對方照顧周到。縱會吵架,但好快又會和好。電影以片段交代他們的過去。Ling 本來是已婚但孤獨的女子,為了美國居留權和富有的 Tang(林嘉華飾)一起生活。當她遇上從內地偷渡到美國,當酒保、生活潦倒的孫寧,隨即不能自拔。為了能夠和對方一起,二人都付上了極大的代價。可惜,他倆在過去的感情多以零碎的交歡片段來交代,未見二人心靈有十分契合的地方,難以令人相信他們能為對方走到那一步。

《聖荷西謀殺案 Fatal Visit》劇照

《聖荷西謀殺案 Fatal Visit》劇照

Yanny 因做第三者,間接害死了懷有身孕的女方,不倫的關係亦隨之消失。為了逃避過錯,Yanny 離開香港,到美國旅行。在她和 Ling 兩夫妻相處中顯示,她似乎未從過往的錯誤中學習。在他們家穿得過份隨便,跟 Ling 丈夫行為親密,這些都反映到她人物性格 — 一個行為不成熟,不懂得處理感情和關係的大人。Yanny 的過去都是用數個片段交代,可是那些片段未能充分帶動情感和塑造角色。

零碎的片段令故事的氣氛和張力難以推動。本需要構建的地方缺乏材料,該給觀眾想像的地方好像又花得太多工夫。就好像把故事的元素放了出來,但未把他們細緻地編織,叫人覺得一切都鬆散。

異鄉人  永恆的話題

《聖荷西謀殺案》中的主角是移民美國的內地人和香港人,當中很多情節都滲透了人在異地的難處和流離不安。

每一代的移民都有自己的難處,有人是為了更好的生活,有人是為了逃避原生地的痛苦。總是有些痛點,刺激人要離開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在陌生地開展新生活。雖然移民的教育程度愈來愈高,不一定像從前的人般做最基層的工作,甚至是非法勞工。不過,在外地生活並不只是考驗人的才能,還是一場情感的耐力賽。

兒時困苦的 Ling 嫁給有美國居留權的人,因而有機會逃離原生家庭,在美國開展新生活。以為能離開痛苦的過去,不過孤獨叫她沒法安份。她渴望愛情,天生偏執的她設下計謀,把心愛的人留在身畔,控制他以後的生活。孫寧是偷渡到美國的,沒有一個官方認證的身份難以在外地發展,但這樣千山萬水他都願意,可想像他本來的生活叫人多難耐。然後,他意外地成為了 Tang,突然住大屋。成了有錢人。他當初離鄉背井都是為了更好的未來。當他被困在有廣闊景色的大宅中時,他是自由還是不自由?

移民是當下非常熱門的話題,亦是很多人正在處理的問題。原居地令人失望,叫人不惜一切前往異地生活。全球化、科技發達、教育水平上升使移民比以前變得容易,可是,人的生活是否真的因移民進步了?十多年前的劇本,當中的設定仍適用於當下,可見原著對社會的洞察和人文關懷沒有被時間地域限制。

當說教成了結局

《聖荷西謀殺案》電影版的結局是殺人的坐監,破壞別人關係的修心養性。

最後,Yanny 到監獄探望 Ling 和 Yanny 到領養家庭探望 Ling 女兒的兩場戲,把故事所有都清楚地交代了,把需要用心感受的都顯明了。這樣的結局叫人看得尷尬,就像小朋友看的故事書,沒有半點留白。或許創作者可以對觀眾的觀察力有多些信心,觀眾有能力,亦需要用自己的角度詮釋和感受故事,以致可以有屬於自己的領會。相反,舞台劇劇本的結局震懾人心,令謀殺案能散發應有的戲味。

圖片來自 Facebook: 聖荷西謀殺案 Fatal Visit

(作者簡介:愛看話劇和電影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