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由以外,《進擊的巨人》裡的性別平等

2021/2/28 — 15:37

《進擊的巨人》劇照。

《進擊的巨人》劇照。

【文:康斯】

隨着《進擊的巨人》Final Season 播映,漫畫也即將迎來結局,巨人熱潮又再次掀起,網路上大量文章湧現,有預測結局的,還有探討自由價值,也有爭辯正義與惡等等多不勝數。觀乎網絡上的種種評論,卻鮮少有人提到故事中所反映的性別平等 — 而這點亦是筆者作為女性讀者相當欣賞的地方。

諫山創筆下的女性角色各有魅力。當提到這些角色,讀者第一時間聯想到的多數是她們能力跟成長經歷,而非她們的外貌身材。例如女主角之一的三笠,讀者之間提到她時,絕大多數都會提及她優秀的戰鬥能力和對親友的保護慾。作者諫山創賦予她作為阿克曼一族的守護者角色,戰鬥能力僅遜於同為阿克曼一族的里維兵長,而且她身邊的親友同伴中,從未有人無緣故指點她「你身為女孩子不能怎樣怎樣」之類。她與阿尼在受訓時期的對戰更被同期稱為「夢幻對決」;作為畢業班首席,她初次踏上戰場便被編去與正式兵團一伍,沒有人質疑她的性別。她的強大順理成章。

廣告

訓練兵時期的「夢幻對決」(《進擊的巨人》)

訓練兵時期的「夢幻對決」(《進擊的巨人》)

廣告

韓吉也是富有內涵的一枚人物。她登場初期,由於打扮較中性,言行也相當超脫了傳統認知女性角色的豪邁,因而她究竟孰女孰男令許多讀者都困惑不已,甚至前往作者的博客留言詢問,而作者則回覆曾說過,「韓吉的性別是韓吉,這家伙的性別還是別說清為好」。很多年前的我看到諫山創這樣留言時,只以為是個玩笑,但數年後來恍然大悟:韓吉這個角色有科學家式的狂熱探究精神,也有對部下關心的溫柔,對於存有許多不確定性的未來時也會顯露脆弱,多種典型男女性格特質共存在在她身上。身為兵團的幹部,她身上並沒有傳統女性 boss 的刻版描寫,也沒有刻意往男性氣質方向靠攏。韓吉就僅僅是韓吉,亦是筆者心中最理想女性自由自在的狀態。

韓吉.佐耶

韓吉.佐耶

【註:以下內容含有原作漫畫118話劇透】

相較於現今大部分當紅日漫,諫山創鮮少着墨描繪女性的身材。故事初期發生在訓練兵團,裡面男女制服一致,做着一樣的訓練,前段或可解釋為帕拉迪島因為牆內人口稀少才會有此安排,將所有可以動用的人力拉上戰場;唯當故事場景轉到馬萊國時,便能發現不論何處的戰場都存在不少女性(與現實同理)。戰場上無性別之分,只有實力優劣。當發生戰爭時,不論性別資歷都不得不參與其中。牆內有三笠和薩莎,馬萊也有皮克和賈碧。即使她們的女性性徵被隱去,依然無損她們的魅力,因為諫山創給了她們獨立的靈魂、個性和故事,而非依附於男人,為男性角色服務的花瓶。她們不是誰的附屬,而僅代表她們自己,而且她們的存在往往對於劇情有著關鍵作用,比如莎夏的死換來賈碧的成長,再推而廣之地接續主要角色們踏上阻止地鳴的劇情發展。

縱觀整套作品,巨人可以完美通過「貝克德爾測驗」。所謂貝克德爾測驗是一個簡單判別一部影片是否對女性友好的小測試,有三大條件:(1) 作品裡至少有兩個女性角色;(2) 她們有互相交談;(3) 談話內容與男性無關。而在進擊的巨人裡,絕大部分女性角色都能滿足這三個條件,而其中以尤彌爾(104期)跟希斯特莉亞(原名克里斯塔)的關係最為突出。

同樣是被遺棄的孩子,同樣被逼冠上沉重的名諱,尤彌爾跟希斯特莉亞有著十分相似的命運和經歷。尤彌爾由流浪的孤兒誤打誤撞被冠上為女神「尤彌爾」之(她本身沒有名字),她自從被稱為「尤彌爾」起,認為只要扮演好角色,人們便能得到幸福 — 直到最後,即使尤彌爾已變成「惡魔」,她也相信只要繼續扮演好她的角色,大家就會得救。可惜她的「女神」之位為她換來的,是六十年變成純潔巨人的渾沌人生。

至於希斯特莉亞,她乃牆內真正王家與情婦所生的私生女,被捲入家族紛爭後,因生父介入剝奪其繼承權而僥倖逃過被殺的命運,隱姓埋名被趕入訓練兵團,以「克里斯塔」的身份生活。後來真正王室雷斯家被揭發,作為家族僅存的後裔,被時局推進,在調查兵團與總統的扶助下以「希斯特莉亞」的名號加冕為王。

在希斯特莉亞尋回自我的路上,尤彌爾擔當著重要的引導角色。她無意中在教會中人口中得知希斯特莉亞與她是同一類人,於是守護在旁,陪她進入兵團。訓練兵時,她阻止希斯特莉亞為了做別人眼中的好孩子時做出的自殺式行為;當她們被巨人圍困高塔時,她以希斯特莉亞為以本來的名字活下去作為交換,暴露了自己的巨人之力。對於已經品嘗過悲劇的尤米彌而言,她由衷地希望希斯特莉亞能昂首挺胸地活下去,不要像自己一樣踏上不歸路。

尤彌爾與希斯特莉亞

尤彌爾與希斯特莉亞

尤米彌的願望促成了希斯特莉亞從當個好孩子的偽裝中醒來,斷然拒絕繼承生父的要求,不願意成為始祖巨人被王血制約,反手把親父摔在地上,轉而幫助艾倫,很有氣勢地毆醒了自暴自棄的艾倫,高呼自己是個「最低級最惡劣的超級壞孩子」。原作中,調查兵團團長艾爾文曾拒絕讓她上前線,讓她安心待在牆內,當統治牆內世界的「公主」,當時希斯特莉亞犀利地反問:「民眾們真的純樸到會對只有名號的王俯首稱臣嗎?」這已表示她做好了堂堂正正當上女王的決心,在民眾面前斬殺已成巨人的生父,傲然地表示自己為王的資格。

尤彌爾之於希斯特莉亞猶如迷霧中的明燈,反之亦然,尤彌爾在留給希斯特莉亞的遺書中告解了自己的過去,表明自己對於第二段人生感到無怨無悔。信末寫道:「但我其實有一項心願未了,那就是我未能娶妳 — 愛你的尤彌爾」。如此坦蕩的告白使當時讀到的我頗為驚訝。在我的認知中,一個日本男性作者這樣描寫兩位女性之間的感情相當難得。東亞主流媒體社會上,兩個女性之間的情節常常與男角相關;就算是所謂百合情節,後來也會演變成一王二后的場面,骨子裡依然活在男性凝視下。而尤彌爾跟希斯特莉亞之間的感情是純粹的,兩個破碎的人互相拯救,得以毫無負擔地互相在對方面前顯露真正的自我,綻放光芒。尤彌爾最後那句遺願將兩人的情感關係昇華上更高的層次。

除了兩個女性互相救贖的關係外,諫山創描寫男性角色時,也沒有往常的「男性凝視」。男孩子對於女孩子或多或少有點關注,但並不是輕易被外貌蒙蔽。希斯特莉亞登場之初,她憑著嬌小可愛的外表,善良的言行舉止,成為了同期生心目中女神一般的存在。但除了尤彌爾外,艾倫也看穿了她的偽裝。在希斯特莉亞揭露本名後,她對艾倫說:「克里斯塔是個好孩子,但我不是,大家應該會覺得很失望吧?真實的我是如此空洞」,而艾倫卻回答,克里斯塔給他一種強顏歡笑的感覺,令他相當頭痛;反而放下偽裝後更加直接,普普通通的她更好。希斯特莉亞在後來的劇情中坦白:「艾倫,那個時候,你說我是普通人,我真的很高興。」

《進擊的巨人》54話 反擊之地(東立)

希斯特莉亞之所以執著於成為一個好孩子,是因為童年時代同父異母的長姐芙麗妲帶她閱讀時,常常要她學習書中的始祖尤彌爾,「女生要當善良的好孩子才會招人喜愛」。時至今日,社會對於「如何作為女性」仍存在一定的要求,例如女孩子要善良溫柔,保持外表光鮮美麗的外表比起學歷更受關注。然而這部作品不經意地推翻了社會對於「好女孩」的既定思想,撕去女生被貼上的種種標籤,她們總究是個普通的人,可以做選擇,為自己而活。每個角色,男女以外,美麗能幹與否,終究只是一個普通人。

【註:以下內容含有原作漫畫 122 話劇透】

宏觀整部作品,作者借艾倫之口多次強調「自由」— 由瑪莉亞之牆奪還戰時的「因為我們是獨一無二,自由之人」,再到他在「道」中對始祖尤彌爾說「妳不是奴隸,也不是神,只是個普通人。妳不必聽從任何人的指示,妳自己可以做決定。」正如艾倫的母親卡露拉所說:「因為他降生在這個世上,已經很偉大了。」因此,又何必拘泥於所謂標準呢?就如本作中,即使世界是如此殘酷,眾人經歷連場地獄洗練,仍然坦然面對一切,以自己意志而活,她們仍舊強大而美麗。

作者簡介:最近重拾久違的文字,找到屬於自己的快樂。認為漫畫也是另一種文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