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喜歡《鬼滅之刃》同時喜歡香港的你

2020/7/19 — 10:40

動畫《鬼滅之刃》插畫

動畫《鬼滅之刃》插畫

得知你把《鬼滅之刃》看完後不期然地把劇情代入香港處境之中,聽罷心中有感為你寫下這樣的一篇。

當一個人死可以換來五十人的性命

於我而言鬼殺隊「蛇柱」伊黑小芭內雖然不是主角,但他的童年最能夠勾起我對當下香港處境的反思。在漫畫當中他原本需要成為活祭被下半身像蛇一樣的女鬼吃掉,及後他憑著己力成功從牢籠逃脫,因此蛇鬼憤而把他的族人吃掉。伊黑後來在前任「炎柱」協助下回到堂姐身邊,但堂姐卻怒斥伊黑:「就因為你逃了,害大家被殺!區區一個活祭品,老老實實被吃不就好了!死了五十個人都是你殺的呀!」從此以後,被傷透內心的小芭內加入鬼殺隊,並將這份怨恨發泄在鬼的身上。

廣告

這不禁令我想起「低端人口」這個詞彙

「低端人口」在當今國情下是指低收入、低學歷、從事低端產業的人群。這一批人被大城市的管理者視為「不好看、不體面,不符合國際大都市形象和定位的人」,因此他們「理應」被淘汰和切除,在人吃人的世態中他們被管治者歸納為「理應被吃掉」的一方,由此可見汰弱留強、競爭至上以及有所作為是現今城市發展推祟備至的硬道理。

廣告

這並不是說「有功效」的行為需要被鄙視,但是當下「有所作為」漸漸重要得可以取代了每一個人生而為人的本初價值。當人命貴賤與「功效」掛勾成為可量化的單位,那些因為深陷「貧苦悲劣」而無法展開「功用」的人們,被管理者「評定為」廉價之物而不能/不應該與「有功效的人」受到同等的對待和尊重。我不禁要問:這樣的社會絕究竟把人命當甚麼了?

究竟你把人命當甚麼了

《鬼滅之刃》透過角色繼國緣壹的口,不停向這個時代發問幾道令人揪心的問題:「究竟你把人命當甚麼了?」、「在競爭中剝奪別人的尊嚴和自由有甚麼有趣?」、「把人吃掉有甚麼值得開心?」這些問題令到漫畫當中的「正派角色」擁有著與人同喜同悲的能力,在這方面主角竈門炭治郎實為表表者。

炭治郎有幾個性格特點令我想起過往一年多香港人展現的精神,例如:對於奪走和踐踏生命的人感到極度憤慨、明知道事情困難卻認定有一些時刻不能退縮、就算自己傾盡全力仍然辦不到,卻仍然相信有其他人傳承這份精神最終把事情做到,以及不希望生命中那些重要的人的性命受到不合理威脅等。說到底我們都希望每一個人可以受到尊重地好好活下去,但偏偏這個世態令到如此平常的事情變成願望,偏偏有一些管理者就是認為「低端人口」應該與自己分階分層,甚至成為自己那一小撮「高端精英」的食物。

信末 - 始終會改變

如果你讀到這個位置心中有感,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珍惜這一顆赤子之心。因為你們大概就是那批活在「不要相信旁人,不要尋找希望,只考慮自己的事,只要抓住眼前利益」的年代中,仍然「不想讓他人嚐到自己所遭受過的痛苦和悲傷的人」。

儘管我們看起來很多時候都好像很弱,儘管我們看得比自己生命還要重要的事物,有很多時候都被旁人輕易地摧毀踐踏,但請相信你自己,因著你那份希望任何人都可以與摯愛活在一起,可以伸出雙手便能彼此抱緊的憐憫、那份不願看見生命和尊嚴被剝奪而生的勤奮,世界最終會改變的……就算成就的不是我們,香港人始終會一如當年支持廢除奴隸制度的牧師 Theodore Parker 所言:「人類道德的軌跡之弧漫漫長長,但它終將彎向正義的一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