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在疫情期間被迫轉行的你

2020/8/22 — 11:18

//大師兄在夜總會洗廁所、二師兄在菜市場洗碗、三師兄在金融界大展鴻圖…//《少林足球》劇照

//大師兄在夜總會洗廁所、二師兄在菜市場洗碗、三師兄在金融界大展鴻圖…//《少林足球》劇照

相約在人煙稀少的旺角,我們各自說起近況,也順道提起市況的慘淡。你說:「我嗰邊成個行頭都死晒,啲同行無嘢做嘅無嘢做,迫住轉行嘅轉行。」然後我們再聊起那些未來兩年都不會「有單」可接的行頭。你續道:「可能佢哋做做下 sales,覺得做 sales 好過原來嗰份工,就唔會再返番去原本個行頭呱?」聽罷,我便決定寫下這樣的一篇。

我感覺到⋯⋯

對於那些得益於疫情找到另一片天的人,我們固然欣喜,亦會送上祝福,但我更希望為身處於迷失當中的你送上一句歌詞、一句短話:「就是因為沈默太沈重,所以更加別要輕輕帶過。」我想在這光景之中,任誰都會忍不住發出類似「是不是無路可走」諸如此類的提問吧?然而對於那群希望留守崗位的人,就算眼神再堅定、口再硬,還是難免會有某一個午夜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切實際、是不是過份浪漫,甚至覺得自己是不是苦了家人、太過自私。

廣告

請允許我天真地相信,如果香港真的有明天、如果我們所深愛的行業真的有未來,那麼這些過程就好如懷孕的二百八十天一樣,少一天都會令生命未見完全。因此我決不相信手頭上正在忙碌的事是可有可無。在忙亂的同時,我必須不停責問自己:「要不要把這些經歷,與自己原本想走的路程扣連在一起?又或者,要不要以新生活掩蓋曾經相信的路程。」

這令我想起《少林足球》。

廣告

啲師兄弟全部都返晒嚟喇

在找回自己之前,大師兄在夜總會洗廁所、二師兄在菜市場洗碗、三師兄在金融界大展鴻圖、四師兄躲在鐵屋內「半年無嘢野撈」,而感冒菌入腦下垂的六師弟則在超級市場打雜。他們在劇中都不喜歡當時的自己,但卻又恐懼無法預期的改變而「安於現況」。

不過世界始終會飾演那個看似不仁的角色,用盡不同方式迫使你去經歷關於「歸位」的課題。那個方式可能是老闆的玻璃樽、可能是那一枚站立在馬路裂縫內的硬幣、可能是汽車維修員的士巴拿,更可能是醬爆的歌聲。而經歷的指向無非如魯迅先生所言:「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無非令到你更清楚明白:夜總會的玻璃樽只不過令你別要荒廢鐵頭功。

因此,我希望你可以及時發現那個正在城中回收垃圾、卻仍然對你充滿信心的五師兄,又或者是那張已經發黃了的師兄弟合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