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電影《胭脂扣》劇照、作者製圖

芳華再臨 — 以紫微斗數理解梅艷芳

最近大家都在談論《梅艷芳》電影,梅艷芳四歲半出道,一生傳奇事跡太多,相信拍三套電影也講不完。筆者試圖從梅姐的性格、成長經歷及家庭觀念等方面切入,以斗數系統解構她的命盤,由另一角度了解這位舞台傳奇。

梅姐出生於 1963 年 10 月 10 日,根據推算,她用紫微、天相在辰的基本盤,並以七殺在午為命宮。七殺意義為上進,在火位是鍛鍊;貪狼在寅位化忌為失愛。梅姐一生就在失愛的環境之中,如火煉金般辛勞地力求上進,最終稱霸舞台,卻有高處不勝寒的孤獨。那種孤獨和寂寞,她並不享受。

作者製圖

以舞台撫平自卑

梅姐生前好友陳海琪在訪問中 [1] 談到:

「梅艷芳是一個極度自卑的人,她覺得這輩子只有一件事她做得好,所以才不容有失。她一上台的氣勢,她的銳利和篤定,其實是來自她背後的故事,是由心而發的,沒有人能夠模仿。所以,為什麼她到死之前都要站在舞台上?這實在很容易明白,她從頭到尾都沒有變,這是她唯一的舞台。」

看一個人如何受環境影響是看寅、申兩個宮位。貪狼化忌在寅,養成一種長期受壓的奮鬥心。一個人出生愈卑微,所受壓力愈大,反彈力量就更強。梅姐從 4 歲半就開始賺錢養家,承擔家人對她的不合理期望,更經常受到繼父(戊干太陽化科在丑)以一堆不堪入耳的粗口責罵。她自幼就與同學格格不入,同學當她是怪物,更叫她做「歌女」,暗指從事不正當行業。她中學便輟學,令長大後的梅姐常介意自己「讀得書少」。以上種種,令梅姐形成極巨大的自卑感。出道初期,她經常讓很多人在身邊簇擁,以補償童年時沒有朋友的孤獨。她從小就家景清貧,母親與繼父的對待令她對人情冷暖感受很深,容易體會明白別人難處,於是有人開口借錢,她也十分豪爽地答應。

梅姐第一個大運行戊干,幼年受戊干影響的人較易早熟。戊干流運文曲、擎羊與七殺一組代表技藝鍛鍊的配合太強,故她在童年時代所經歷的艱辛磨鍊,為她的歌唱技巧和舞台經驗打穩紮實根基,表現突出,於是舞台便成為梅姐生命中擺脫自卑的唯一「出氣口」。

成就舞台傳奇人物,是命盤內不同星組分工合作才能上演的劇目。之前談及的自卑心是一組,以下談多兩組。

一組是巳宮的天梁、天鉞、孤辰,代表優秀中的優秀,即是一枝獨秀;另外代表霸氣的紫微與硬淨、堅守位置的天相擔當梅姐的行為作風,成就她在舞台上,誓必稱霸同儕的氣勢及鬥心。天梁也是原局兄弟宮,能與梅姐合作的,都是才藝頂尖的人士,劉培基、黎小田、林振強、張國榮、周潤發等等大家都耳熟能詳。題外話,巳宮的天梁同時隱藏另一層意義,也指梅姐提攜的後輩。梅姐重視傳承 [2],相信必有門生能繼承梅姐的倔強、仗義和抱不平。

另一組是子、丑兩宮,含蓄的天府與火星同宮,光度最暗、代表安靜的月亮也不由自主的綻放光輝。武曲天府收到紫微、太陰、太陽三粒領袖型主星,為求大的企圖心。原局命盤已擺下一副蓄勢待發、綻發光芒、愈打壓愈頑強的結構,只欠時機。梅姐十五歲至三十來歲行己未、庚申大運,天梁化科、太陽化祿、天府化科,輪流影響子、丑兩宮,命盤內最能發光的星曜全數啟動,為梅姐事業高峰期。

在演藝舞台上,梅姐是一往無前的,自卑和圖大心是推手,愈遭人白眼,愈要使人另眼相看。雖然學歷比不上當時的藝人與歌星,許冠文是大學生、林子祥留學英美、翁美玲在英國獲文學士銜、陳百強名校出身,這卻更激發梅姐在演藝舞台上誓必稱霸同儕的氣勢及鬥心。受當時社會、家庭和童年遭遇影響,學歷這個問題是一直令梅姐放不下、解不開的結。梅姐的聲音很滄桑,陳海琪說梅姐是「一開聲就注定是有故事的人」[3],因為她是一個有靈魂、有故事的人,所以用聲音就令人著迷。海琪經常向梅姐解釋「有靈魂跟有學識是兩碼子事,兩者沒有直接關係……但這個永遠是她內心的黑洞,沒辦法。」[4]

傳統家庭觀念

形像破格、百變前衛的梅姐,其實骨子裡的家庭觀念十分傳統,對「父母」的關係更甚。

父母關係是看丑、未兩個宮位。先談丑位,太陰化科太陽,與擎羊、鈴星同宮,太陰主靜,化科是外揚、或名實不符,先取外揚意義,則梅母少了女性傳統應有的內歛性格。六合武曲天府在子,與火星、祿存同宮,併合的畫面便是與原生家庭的父母親情薄緣淺,而且盤主不由自主的受其牽連。現實中,梅媽因為個人的種種遭遇而重男輕女,甚至要成名後的梅姐幫助大哥還債。你或許會問,面對如此苛刻的媽媽,為什麼梅姐不加以反抗?這要再考慮命盤中的其他訊號。

第一組看廉貞,廉貞是看一個人對家庭的忠貞程度。梅姐的廉貞在申,並以此為福德宮,即思想以家庭為重,申宮同時是先天田宅宮位,加強了其傳統家庭觀念。另一組訊號是七殺在午為命宮,也加強了對父母的服從遷就。第三組訊號是身宮寄居於子位,則是不由自主地以母親為尊,並且不情不願也接受母親的無理要求。可能梅姐和母親的關係上吃了太多虧,如親哥哥借錢,以梅媽作抵押人,變相逼梅姐幫哥哥還錢,所以在梅姐離世前十分著意遺產安排,大大規限了梅媽干預梅姐遺產的程度。

另外,梅姐與義父義母何冠昌先生和何太太何傅瑞娜女士的關係十分親近,則對應了命盤中另一組在未位的父母宮意義。未宮有文昌、文曲、龍池、鳳閣同宮,性質遠較丑位親近平和。未位空宮對望太陰化科,化科在此理解為名實不符。何太雖然只是梅姐名義上的母親(契媽),據劉培基所講,何太對梅姐無微不至,甚至在梅姐離世後的安排上都親力親為,無可挑剔。[5]

綜合而言,梅姐重視傳統家庭觀念,期望得到父母愛錫,何先生何太太就擔起親生父母般的角色,愛護和照顧梅姐。

關於田宅狀況還有一點補充,即是廉貞、地空在申宮,貪狼、地劫在寅宮,可理解為家產或家宅流散。恩師葉漢良經常叮囑學生,學習斗數不是學吉凶,是學習客觀分析。家宅流散只是一個描述,現實是梅姐的遺產餘額日後會全數捐贈佛學會。意義上家產確是「流散」了,最終不會保留在梅姐名下,但卻遺愛人間,功德無量,真真正正取諸社會,用諸社會。

總結:我當珍惜再會時

導演關錦鵬曾說:「梅艷芳的離去是一個時代的終結」。也許是偶然,梅姐、張國榮、羅文都在七運尾相繼離去。術數系統對時間有一套理解,以大約二十年年作區隔,稱為「運」,即是大約由 1984 年至 2003 年為七運,2004 年至 2023 年為八運,2024 年至 2043 年為九運。七運的象徵是破軍,為物慾訴求、反叛,歌壇隨之出現梅艷芳、張國榮、Beyond、王菲、四大天王,各自在舞台上爭妍競艷,是一個才情流麗的黃金年代;歌壇在八運沉寂下來,呼應八運為靜止;九運為火,與七運一樣,都有動感澎湃的意味,近年 Mirror 興起、電影《梅艷芳》問世,都成為社交媒體的熱話,歌壇又再熱鬧,敢於創新、突破舊有框架的 ViuTV、《試當真》等快速堀起已是例子。甚至在七運時期活躍、具代表性的人物,都極有可能在九運再度呈現眼前,無線坐擁大量七運當紅巨星(包括梅姐)的節目片段,只要用心地重新包裝,相信也大有可為。

梅姐在 2003 年離去了,卻在 2021 年以全新姿態呈現。電影中,見到 2003 年港人口罩不離身,現實中戲院內外卻又是一樣,中間雖然相隔了整整十八年,剛好經歷一個代表靜止的八運,一切都好像沒有改變,一切好像沒有進步。2003 年,香港在疫症及經濟低谷中,一片愁雲慘霧,梅姐辦了《1:99 抗非典演唱會》,用來震慟人心。2021 年,香港又再經歷同樣情況,《梅艷芳》就在此時電影上映。命運的安排確是如此巧妙,緣份驅使之下一切都自自然然的離合聚散,彷彿是初相遇,又或是久別重逢。

忽發其想,如果命盤繼續運行,梅姐約三至四年前入天同大運。天同是孩童,重點在創新、創意、重新開始,干化為癸,代表女性的太陰又再靜靜地亮起來。2021 辛丑年,在太陰對面的未宮,文曲化科,文昌化忌。文昌代表傳統、正規或理性表達,化忌是非傳統的表達方式,又或是想說未能說;文曲代表技藝,化科是表面化,又或是用盡方法的模仿。與太陰同宮的太陽化起權來,太陽化權是集中,是成為焦點。所有星曜組成的訊號會是怎樣?世事如煙雲字,就由讀者心領神會,盡在不言中了。

梅姐一生有情有義,背負千斤卻不會自憐自怨,甚至用行動告訴我們把不幸當作大幸,活在當下,珍惜眼前人,做該做的事,千山我獨行。梅姐,我想告訴你,許多書讀得多、銜頭一大堆的,也遠遠比不上你的光明磊落。九運的卦象是「離」卦,代表火、文明、革變,亮麗、人物是中女。梅姐你絕對是不二的中女代表,你的反叛也必啟發後來者。你的驚艷身影,掀開了風起雲湧的時代序幕。

 

[1] 李展鵬、卓男編:《最後的蔓珠沙華 : 梅艷芳的演藝人生》,2014 年,第 170 頁
[2] 李展鵬:《夢伴此城 : 梅艷芳與香港流行文化》,2019 年,第 202 頁
[3] 李展鵬、卓男編:《最後的蔓珠沙華 : 梅艷芳的演藝人生》,2014 年,第 176 頁
[4] 李展鵬、卓男編:《最後的蔓珠沙華 : 梅艷芳的演藝人生》,2014 年,第 176 頁
[5] 劉培基,《劉培基自傳 : 舉頭望明月(卷二)》,2013 年,第 582 頁

作者自我簡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管理系碩士。研習紫微斗數十多年,受葉漢良先生理論啟發,以詮釋學角度分析斗數 ,配合系統思維、邏輯推理及人情常理,解構命盤內的種種人生現象,透析未來,其樂無窮。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Instagram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