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英國 COVID-19 返工日常 2

2020/5/26 — 17:35

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com

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com

Uh oh, 更表中,也有我的名字⋯

收到那封明顯閉門造車的有趣電郵後,第二日就是我之前提及的肺炎醫生會議

而這個會議過程,也正正 reinforce 了我為甚麼極度討厭以前做內科那段日子的原因。首先,我收到電郵後立刻於 WhatsApp 問自己眼科的老闆們,「我們眼科本身是廿四小時服務,如果有 trainees 被調走,那誰來做 oncall ? 門診服務又有沒有安排? 」(難道要本身是 2nd oncall 的顧問醫生頂上⋯?)不出所料,他們也全被蒙在鼓裏,這份更表被送出前,根本沒有人諮詢過我們部門!

而在會議中,其他醫生問的問題也相當風趣(無謂):

廣告

「我看見更表中做夜更的每個病房也有三個醫生, 有空閒時候我們可不可以到其他病房幫手?」
「更表中分有 clean team dirty team,兩 team 人可不可以作社交活動?」

最離譜的,這份更表最後一頁是用作記錄任何醫生請的病假。當然,好聽的是要令大家病房工作安排更容易, 可以清楚知道有誰不能工作兩星期等等。 但我小人之心,一看見這頁就覺得是間接地 peer pressure , 因為你一請病假,更表便會被 cc 給幾十至上百人!

廣告

會議上有人問,有沒有請病假、因甚麼原因而請病假,是屬於私隱問題, 不應該公開給其餘五十多人知道。主持的內科顧問醫生的回答是:「你們當中,有沒有其他人認為這是私隱問題?」

全場只是有幾人笑笑下,這條惡法就這樣被通過!🤷‍♂️

呀,讀者們可能記得,這個會議中,除了我和那一位 staff grade 眼科醫生有戴口罩外,全部人(超過 50 人)都沒有戴口罩。

知不知道「炮灰」的英文是什麼? Cannon Fodder

金翅 xx 鳥。

全文

請支持本人 Patreon!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