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茶果嶺道無茶果 – 榮華冰室

2020/2/23 — 11:37

自油塘地鐵站落,沿著茶果嶺道一直走半小時左右,便到傳說中的茶果嶺村了。

廿年來,一直只風聞此地而從未踏足過。茶果嶺村是否茶粿的始源地?一定有老瑞在樹蔭下邊乘涼邊在檔仔賣茶粿吧? 要不然,果嶺果嶺,想必位處山上、且結有許多果子?

後來才知道,茶果嶺村有三分二土地均已變作基建地盤,在市區與市區間只剩臨山而建的一小列鐵皮屋村落。村內居民仍然有老有幼,中間被開僻了作為紙皮收集中心、有大貨車輪流出入的空地旁當日就有稚童在逗貓貓,祖母一邊跟小巷內士多老闆閒話,一邊吊著孫女尾笑。

廣告

榮華冰室躲在茶果嶺村裡頭一條弄巷,第一次去按圖索驥,在橫錯的窄道裡頭繞了好幾個圈都找不著,就是那樣子的隱世。然而識途老馬和村民都知道這跨越 70 多年的老冰室。午飯時間一腳踩入來逕自坐在習慣位慣,寒喧都省得,「熱啡係咪!」「今日啡走呀,啡走!」

廣告

室內一椅一擺設都充滿歷史感,坐在卡位等人,上午十一二點的微風餸一口香滑奶茶,聽老闆跟老客吹水,聽收音機播放,抬眼便是 50 、 60 年代的時裝 poster ,像回到了上世紀,陳寶珠裝,在冰廳沒精打釆篤檸檬,呆等一個遲得像永遠不會來的人。

牆上一名男子跟老虎的合照,正是這冰室的老闆後生時的工作:他是當年荔園的馴獸師,後來無做了便開起了冰室沖啡,一沖就沖了 80 餘年。

此處的熱奶茶不起泡,但比任何地方都來得香醇,茶底馥郁濃厚,淡奶比例恰好; 我要了一份奶醬多,說實在並沒什麼特別,但風味經已自五官補足挑剔味蕾。老闆的兒子炒了碟鳥冬自食,食客見了都嚷著要一客。鳥冬條條沾上老抽,配料不外是魚蛋時蔬,然而炒得油香惹味,一不小心就掃清光。

2015 年,茶果嶺不見有果或粿,但他自己本身,已是一顆碩果,僅存,但不知還可以有多久。

P.S. 榮華冰室對面還有間同樣古舊的開記(協和)冰室,胃口夠大的人不妨在榮華先食個傳統西多,再到協和續攤。

-

後記:

2015 年第一次造訪,兩公婆仍在合力打理這冰室。

2018 年再去呢,老闆原來已過身了。

2019 年,林鄭表示,清拆茶果嶺村勢在必行。

要好好感受這個像另一時空的香港小村落,便要好好把握時間了。

原刊於作者 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