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12/10 - 11:38

蚊子的故事

photo credit: Wolfgang Hasselmann on Unsplash

photo credit: Wolfgang Hasselmann on Unsplash

近日歐洲的朋友講了一個故事。

朋友到東南亞的小國做義工服務,他們在山區和森林為當地的居民搭建房屋。他們的學校由老師委派學生作為領隊,分開不同的小隊以便管理。

由於要搭建房屋,他們就居住在那裏的山區附近,山區的附近有很多的蚊子,晚上會飛進營房之中。

廣告

當地的居民說他們的蚊子很愛國,不會騷擾本地居民,咬的都是外地人,或者是外地的蚊子。

總而言之,本地的不會咬本地人。

朋友問那是什麼意思。

導遊說原來他們的國家有幾年污染特別嚴重,人們的血液都好像有毒,蚊子咬人吸血之後都會死掉,而且本地人打蚊特別厲害,有好幾年都見不到蚊子。

後來不知道是環境污染減輕了,或者是外地人多了,蚊子又開始多了起來,但總而言之不知道是基因還是其他東西的關係,本地人在統計數字上被咬的比例還是很低。

後來問題還是比較嚴重,要是這樣子下去學生也沒有精神完成課外活動,所以開始討論說要打蚊子。打蚊就先要關窗,不然蚊子不斷飛進屋內,任你再打也無補於事。

領班的學生說要保持通風,所以不准關掉窗。委派打蚊的同學本領怎樣高,也無法應付夜晚飛來的小蟲,所以就開始說要是不關掉窗他們就決定不負責打蚊。

當然,這幾個負責打蚊的同學就被領班的同學懲罰了,理由是疏忽職守。這個領班的同學也是老師委派,所以大家也不能怎樣。

領班的同學又說,從現在開始晚上六時之後同學不准在室內進行任何活動或飲食,只能乖乖睡覺,以免吸引蚊子。

當然,蚊子沒有帶手錶,當然不知道時間,我們沒有辦法給他們一隻手錶。我們也不可能在晚上六時之後就停掉活動,我們的身體也沒有手錶,不知道時間到了就可以停止呼吸和活動。不過為了蚊子會消失,大家都只能硬着頭皮頂過去。

有些同學睡不着坐不住,就違反領班同學定下的營地規例打啤牌聊天,結果自然地飛進來的蚊子越來越多的時候,那幾個同學就被怪罪起來說他們就是蚊子越飛越多的主因。

後來,其他幾個營地房間的同學在外邊找來了蚊香和各種吃掉蚊子的植物,營地的情況才有了好轉,但是我朋友的領班卻一直覺得是自己的功勞,是他保留了空氣的流通,又可以平衡蚊子其實是會自然消失的結果。

「故事的教訓是什麼?」我問。

「反正你在這裏也改變不了什麼,應該早一點申請調到別的房間去」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