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街市

2021/5/2 — 14:36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Joey Kwok 攝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Joey Kwok 攝

【文:Irene Chan】

出街玩最喜歡行街市,五光十色,光怪陸離。欣賞這群販夫走卒的麻利身手,動作呼應城市脈搏。香港街市買賣仍未電子化,每次在街市買東西,我都是連遭白眼: 計錯數、忘記拿東西、忘記找錢、找多 / 少了錢,一句話就是慢,往往拿出錢包想掏錢出來,賣菜姐姐早已轉身招呼下一位,輪到接我的錢時,她又會立刻 recall 到我應該俾幾多錢,仲可以在兩秒之內找回數目正確的紙硬幣。在他們面前,我這個成櫃桶沙紙的師奶,只是阻住地球轉的一碌木。

因為把紙幣和硬幣分別放在兩個錢包,所以常常顧此失彼,「靚姐,你跌咗錢!」街市人有自己一套稱謂表:人人降呢兩級,個個青春可人,現在我最細是被一個平價貨店的收銀婆婆叫:「阿妹,買包面膜啦!包你越敷越靚。」我蒙着嘴都笑出聲!

廣告

有時在晚飯前到街市,執紙皮阿婆最忙碌,一面撕紙皮,一面把紙箱內的垃圾收集,推到街口,等待明早運走。大家在一個互相利用的生態境中並存。

在街市生存,各有自衛的本領。有次遇上平日溫柔可親的賣飽阿姐,和一個買飽的男人罵戰,只聽到她連珠炮發,句句都是人體生殖器官和性行為的專有名詞,無一虛字,連我這個生物學主修生都大開眼 (耳) 界,自愧不如她博學,這位大叔當然只得落荒而逃,亦體驗了「好佬怕爛佬,爛佬怕潑婦」這個在街市行走的江湖智慧。

廣告

也有落足咀頭的手段。改衫的阿姐話: 「靚女,把裙改短,收 30 蚊;而家興前面偏左開個义,靚 D 喎!」流行情報快而準,潮流觸覺敏銳,後面這句才是重點:「收多你50蚊啦!」

 這班街頭紅粉,潑辣、轉數快、行動迅速、適應力強、認錢唔認人,是真正的香港女人,簡稱「港女」,撐起香港商品經濟的大半邊天。

小時我被差遣到街市買嘢,阿媽教落兩項戒條: 不要和肉檯賣肉的人講價;除非太貴,否則問了價就要買。因為在街市家家有刀,戶戶有鉤,君子不吃眼前虧,這又是另個在街市行走的江湖智慧。

在街市中,魚檔是我最喜歡逛的一段。新舊品種的水生動物,五顏六色,我知道有種藍綠色的鹹水魚叫「鶯哥鯉」,但卻不是鯉魚;見過活生生的紅色大蟹。最神奇是最近看見賣「彈塗魚」的,這是一種生長在沼澤泥灘的魚,香港只生長在米埔和濕地公園,是環境未受污染的象徵物種,在香港一向不是食用魚。只聽得賣魚佬說:「好補,補男又補女!」差點沒說可以起死回生。然後有人問:「點整?」他會說:「蒜頭豆豉蒸啦、清蒸啦,滾湯也可以」,一副「乜你唔知咩?」的嘴臉,他們才是博學多聞的廚藝專家。

街市就是現實世界的縮影:親眼看見的、親耳聽見的都未必是真實的,要親身經歷、吃過、試過才能真正掌握個中真諦。才掌握了經驗,又有新的 (食) 物種上場,對應了「活到老,學到老」的真理,實踐「吃到老」的人生樂趣。

最懷念小時候街市小販用一條鹹水草綁住用報紙包着 10 隻雞蛋或兩磚豆腐的絕技。

以上是一個香港師奶對電子化前的街市的印象。

作者網誌

作者簡介: 退休教師。好學,成櫃桶興趣班沙紙。年輕時常轉工,曾任專職家庭主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