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袁國勇與肺炎的二三事

2020/2/13 — 10:15

袁國勇與肺炎的二三事

Youtube自動播到某集《鏗鏘說》。

才知道,原來袁國勇教授走到今天,起點恰巧是肺炎。

廣告

年幼時,他得了嚴重的肺炎,求診後被轉介到瑪麗醫院。一住就是兩個多月,母親傷心到無法探病,家人都以為袁國勇會死。

後來病好了,肺部左邊卻有後遺,至今要坐長途機,偶爾會咳出血來。

廣告

中學讀皇仁,大學入Kong U。一年只取錄百五人,醫科生,是精英中的精英。

在醫學院,袁國勇遇上了人稱達爺的達安輝爵士。

達爵士教傳染病學,但這門學問,原來被當時的醫學界嫌棄。達爵士覺得,傳染病可以根治,而醫好病人,就能保障社區。

這個觀點,深深影響袁國勇,於是到了2019年,他仍然感激達爵士。

就是一個觀念的傳承,令2003年的沙士找到答案。

袁國勇研究沙士病毒,極快找到源頭,被稱為醫學界英雄。

當時受訪,他沒有多談自己的成就,反而講解疫情爆發的邏輯,勸勉大家要重新審視飲食文化,以及人類與環境的關係。

誰料到,2019年,沙士變種,英雄再上陣,會踫見林鄭月娥。

苦心建議的,政府一律當無到。袁國勇的呼籲與推測,都不難令人聯想到,今次疫情是如何悲觀。

回到1981年。

袁國勇畢業,於聯合醫院做外科醫生。

他在150人,是僅有的三人,取得Distinction。袁國勇是尖子,為何不去瑪麗,反而跑到聯合這種補助醫院?

因為他的同學陳健生說,瑪麗是大機構,不愁沒有精英。但聯合醫院近觀塘雞寮,正鬧醫生荒,去這一家,才能幫助基層。

於是,優異成績的袁國勇去了聯合。數年後,專注研究工作,成為世界頂尖的傳染病專家。

他的軌跡,在香港。學醫前,在醫院待過最久的時間,就是因為肺炎。

對罷工與政治,他的觀點未必悅耳。但每次建言,大家都聽得出,苦口有著仁心。

在舊年代,醫學院學生上課,男生要打呔,女生要著裙。

原由是,要醫者在鏡子前好好整理自己。生死在握,必須時候保持最佳狀態。

如今,醫護系統崩潰,病者比例多到無法承擔,醫生連保護衣都不足,唯有忍著不吃喝,不去洗手間。

這種,是否傳統所講的最佳狀態?

袁國勇說過,應診如閱兵,必先抖擻精神方可見人。

那麼,如今的醫護,求封關都被抹黑,是否有日要戰死沙場?

由童年,到2003,到2019,到今天。

肺炎過後,留給袁教授無法根治的痛。如像由驚恐到平安,先驅與賤民,同坐一架長途機。

只望這程,不會太漫長。

註:港台的節目,實在很高質素。懇請大家繼續支持,在今日,求真求知,不容易。港台加油。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