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裕民坊最後的人】被迫走鬼的涼果伯伯

2020/9/11 — 17:33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87 歲的涼果伯何生,他是裕民坊最後的街坊之一,陪伴裕民坊四十載,重建在即,他被迫離去。他擁有流動小販牌,幾十年他都在裕民坊擺賣涼果,大家都叫他涼果伯,風趣幽默,永遠有故事,深受街坊歡迎,成為裕民坊代表人物。但一個半月前,食環署開始驅趕他,不准許他於裕民坊擺檔,他無奈只能遠走較偏遠的裕民中心。因為生計,他偶而回到裕民坊,跟熟番街坊再聚。重建下,生意大跌,涼果檔口再難以糊口。

他推着售賣涼果的手推車,猶如難民,從裕民坊、走到裕民中心,有時再去天橋底。昔日身邊是街坊,今天換成寬頻檔口,街上行人寥寥可數。「下午 2 至 2:30 我會在裕民坊擺檔,裕民坊的人流比較好,同仁街和康寧道的人都會經過裕民坊。之後搬到去裕民中心前面的位置,人流就少了很多。我諗瑞和街街市,同埋康寧道嘅客就冇咗啦,剩返牛頭角的顧客。晚上會去天橋底,等待放工客人。」

有牌照的小販,卻需要如無牌小販的走鬼,走來走去,只求生存的機會。「得返三份一生意,大半天,只有 300 元,仍未計成本。」涼果味道依舊,何伯的笑容如昔,50 年代來港至今,笑看風雲,捱過二戰、暴動、回歸,今天,他心中仍覺得苦澀,他只希望我們能告訴其他街坊,他還在裕民中心前開檔,有多點生意,勉強生活下去。

廣告

他擺賣的涼果齊全,超過廿款,最出名要數銀稔,他常成「人鏈」笑說:「粒核有個人樣,先叫人鏈。」他強調自製,在深水埗的天台生曬,入口清香,帶點微甜,不像坊間的涼果,只有「死甜」。

離開裕民坊,他捨不得街坊,不單生意,也是說笑,吹水的人情味。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