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GRAY @ Unsplash

記穿裙子的人

【文:陳偉亮】

早幾天,穿了一條裙子出門口。不難想像吸引了不少的奇異目光,不打緊,反正今天想說的不是這個。

記得在我中五的暑假,我留了一把長髮。不是太長,就是可以把它束起的長度。到了開學日,我沒打算把它剪掉,雖則我相信我捱不了多久,因為學校都是被成人威權統治的地方。但我還是深信我沒有犯下任何校規,校規說:前陰不能蓋過眼睛,也不能標奇立異。我把頭髮束起,根本沒有前陰可言,這是可想像的規則。其後就要想標奇立異的問題,我亦不覺得一個把頭髮束起的男生有什麼立異之處。所以這根本不是可想像的規矩,這就出現兩個問題;先是立異與否誰定,誰算?其次什麼是立異?

我先執著在第二個問題,什麼是立異?異的相反是平常,那簡單定義的話,所有大幅越過平常界線的就是異。接著就談,甚麼是正常界線?一個中五男生應有的樣子,應該是什麼?梳一個中長劉海或許可以,你喜歡的話,可以梳一個側分髮型,但不能塗足髮蠟。這個是社教化出來的圖畫。但請容我清楚指出,我不覺得長髮是異,也認同中五男生有一把長髮,不是異。

然後,我得到的回應是,沒有人認同中五男生可以有一把長髮。這就是問題,我或者就被定義作「未完成社教化的人」。再推演,未完成社教化,未如所謂大眾想像就是異。

以如此結論,再看第一個問題,談誰定誰算?究竟是所謂大眾認同,還是威權說了算,異與否,本應是從自己從心定出。明顯地,原來只要擁有威權就可以控制社會應有的模樣。異者最終只有服從和抗命之選擇。

算了,不再執著,反正我最後都剪了,回去繼續做好學生。

沒有感情,就沒有斷腸草。「異」之存在,就是有所謂「正常」之存在。然而,在威權之下,不聽命的就是「異」。

「異」者,應何去何從,還望大家好好選擇。

 

作者自我簡介:喜歡文字,也喜歡溫柔。只想這生,儘管看過大時代也可以活得溫柔。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