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9/8/18 - 15:53

說之戀

資料圖片,來源:Ricardo Esquivel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Ricardo Esquivel @Pexels

有前來英識教育的學生問我,words can start and end wars 這句話所說的 words,是指寫出來的字還是指說出來的話。我認為肯定是指說出來的話,因為儘管文字可以很 powerful,也絕對不及聲線、語氣、停頓、眼神等因素合拼出來的 speech 那樣具備震撼力。

正正因為 speech 這件事有著如此巨大的影響力,我才更不明白為什麼「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竟然建議刪去 DSE 中文科的聆聽卷和會話卷。

雖然我未考過 DSE,但聽聞會話卷其實就是小組討論。考官給幾位考生一個題目,大家自行發揮討論。從「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的咨詢文件看到,「有持份者認為」,既然中文是大部份學生的母語,「有必要檢視現行公開考試評核聆聽和說話能力的作用」。言下之意,因為中文是母語,所以沒有必要評核我們的會話能力。

廣告

是我們的母語,就代表我們的說話能力一定達標嗎?

說話是兩個陌生人之間 create a first impression 的最直接渠道,透過空氣傳播的不僅是你的聲音,還有你的修養、學識、思路。是我們的母語,就代表每個人可以 create a good first impression 嗎?

學生投身社會的必經一步是什麼?面試。那麼面試又是什麼?對話。那麼對話又有何用?僱主想知道你有沒有處變不驚的自信,想知道你有沒有 think on your feet 的急才,想知道你有沒有找到問題重心的思維。是我們的母語,就代表我們有這樣的自信、急才和思維嗎?

就算你說你一畢業便會創業,不會打工所以不用面試,我也認為表達能力很重要。就算是今時今日的創業,你也需要向投資者做 presentation,需要向客戶提供專業意見,需要向同事陳述公司的現狀與方向。是我們的母語,就代表我們一定具備作為一個領導者的感染力嗎?

我認識一個人名校畢業,滿腹學問,但他在考 A-Levels 的時候,中文會話卷是 U 級成績,即是差到連 F 也稱不上,差到不能把他的成績歸類,差到 unclassified。這個朋友在公司一直攀不上管理層位置,只是在一個只有兩個人的 research team 當一個小主管。我不敢說他的仕途跟他的語言能力有直接關係,但要是一個人既不能在公司會議有效地表達自己,也不能在工餘聚會展示交際能力,說得誇張一點,就算幸運之神敲他的門,他可能連應門的能力也欠奉。

雖然香港教育制度的「不完整」或許間接有助我的升學業務,但我也不希望香港的未來棟樑會缺少如此重要一環的培育。

「說」的藝術可以從以下一個有趣的句子看得出來。

「我讀得書少,你唔好呃我。」你覺得怎樣說這句話可以最強烈表達的訊息?有些人會說,大聲咪強烈囉。可能吧,但我覺得大聲代表粗暴,未必等於強烈。

可以試試以下方法。

「我讀得書少」,用正常音量說;「你」,用最大甚至歇斯底理的音量叫出來;然後稍稍停頓,再用很輕很輕的音量:「唔好呃我。」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