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歧視

2020/9/26 — 10:12

台灣朋友說到她最近在德國與亞洲朋友逛街時,遇到一位老太太跟她們說:「你們把冠狀病毒帶來了。」朋友沒有給這老人任何反應,她說體諒老人可能在疫情喪失摯愛,所以會對亞洲人有如此言詞。朋友表示聽後應該放下,不要太在意。

針對東亞人的歧視,在疫情爆發後屢見不鮮,聽到對方喊「Corona」,已經十分輕微。把怨氣發洩在無辜的東亞人上,無論任何理由,絕對是錯的。說這話的老太太,應該是沒教養和無知的「廢老」。因為所有擁有基本常識的人都知道,不是每個亞洲人都是帶菌者。

不少居歐已久的東亞人,面對不友善的言詞甚至歧視,都從最初來歐的愕然,變為強硬應對。例如會嚴詞斥責對方,又會寫信投訴。只因東亞人在歐美常被視為善良卻又懦弱的一群,不像黑人般會團結反歧視。所以許多取笑東亞人的笑話,都被視為無傷大雅,甚少引起軒然大波。很多東亞人都想改變這種吞聲忍氣的刻板形象,尤其是當地土生土長,教育程度高的人。因此在歐美社會,假如向當地長大的東亞人喊出歧視語句,對方大多會嚴詞相向,不會啞忍。

廣告

當然,如何反應要按情況而定。假如對方孔武有力,當然不應硬碰;而對方是無知的老人,給他們解釋東亞有許多國家和地區,台灣的防控是世界一流,比德國還佳,是沒意思的。因為聽對方的口吻,都知道是一時之發洩,所以台灣朋友選擇用同理心應對,也是正確的。這位「廢老」,多是未出過國,對世界認知淺薄,甚至連德國另一州都不認識,還可能以為東亞人都在吃人肉。這樣的人在發達的德國並不少見。正如我剛來德國時,在巴士站被一位老人問過我是否日本人。在他們的眼中,東亞可能等同日本。我跟他說了我來自香港,他就沒搭話了。我想:就當給他認識一下,原來東亞至少有香港這地方存在的。

要是你問我遇到台灣朋友的情況會如何應對,我真的答不了你。這視乎那天心情而定。假如我心情不佳,我多不會理睬她;心情好的話,或會問她一句怎樣得知,看她怎麼回應。但無論如何,也沒必要說服她疫情跟自己無關,也不必跟她上地理課,甚至罵戰。假如對方道歉,那就欣然接受,既往不究。但如果對方還繼續說出歧視話語呢?大家也知道,肺炎死亡率最高的是甚麼年齡的人,就讓時代淘汰她好了。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