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華語音樂(上):好音樂被埋沒的時代

2020/9/21 — 17:16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灰太郎】

第三十一屆台灣金曲獎,於今年七月十五日公布入圍名單,概括了過去一整年的好音樂。雖然因為疫情的關係,比以往六月頒獎延遲了幾個月,也罕見地不在入圍名單公布的一個月後立即頒獎,但最後依然決定在十月三日,改在台灣流行音樂中心舉行。

可是在入圍名單出來後,收到大多數的反應卻是:「怎麼都沒聽過?」、「難道是我落後了嗎?」、「沒一個認識的。」等等。本來金曲獎應該是代表了去年一整年的華語樂壇,音樂人們所貢獻的傑出作品,但大眾卻一致地表達了對名單上音樂的不了解,不難使人認為,金曲獎和時下大眾之間,是否已經產生了一條巨大的裂縫,與時代脫軌。然而,事實上,出現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的確,近年金曲獎的趨勢,更加地側重了小眾的獨立音樂,而忽視了所謂的大眾流行樂,令入圍名單出現了許多聽眾們陌生的名字。以今年為例,被很多歌迷稱為大遺珠的流行歌手楊丞林、周興哲,他們在名單公布前都帶有很高呼聲,被授予期望能夠一舉入圍甚至得獎,可是最後卻沒能在這次的金曲之爭中取得一席。但問題真的全都歸咎於金曲獎評審們的的品味嗎?不盡然。真正的原因是,聽眾聽音樂的習慣改變了。而導致這個現象的,是時代的進步。

廣告

在具體說到聽眾的習慣之前,不如先看看Youtube上流行歌曲的點擊率吧。今年非常紅的歌曲,大多數是從抖音上流行起來的,或者本身旋律就朗朗上口,容易哼唱。最近才流行起來的歌曲《飛鳥和蟬》,在短短兩個月內,就達到了接近五百萬的點擊率。那麼再來看看今年金曲獎入圍名單的歌曲吧。以入圍最多的國語歌手魏如萱為例,作為金曲常客,她已經具有相當的知名度,也有過熱門歌曲,但這次專輯裏最多點擊率的歌曲《彼個所在》,八個多月的時間卻也只有三百多萬。客觀來說,不可否認前者的旋律容易消化,有助傳唱。但問題是,有多少人真的認真地聽完《彼個所在》呢?筆者私以為這首歌曲中所傳達的溫度,歌聲所包含的細膩,是少數歌曲能做到的,然而這些難能可貴的東西又是否真正的傳遞到了人們的心中呢?

現在很多時候歌曲來到聽眾的面前,他們習慣只把歌曲的副歌聽一遍,好聽、會唱,就加入歌單。難消化,慢節奏,實驗性,就直接划走。這個現象讓很多好音樂都被埋沒了,它們甚至沒有被完整聽一遍的權利。所以說為甚麼現在的流行歌曲都被一一設計成了朗朗上口的旋律,是因為在這個時代,只有這類型的歌曲,才有辦法停留在大眾面前。

廣告

也許你會好奇,為甚麼聽眾們聽音樂的習慣會改變呢?筆者認為是時代變了,以前人們會特地去買唱片,坐下來好好地聽音樂。可是現在各種的聽歌軟件,裏面有成千上萬的歌曲擺在聽眾的面前,在有大量選擇的情況下,聽眾只要覺得稍微不對口味,他們就可以立即切走。而且時下社會節奏明快,娛樂方式多元,又有多少人會靜靜地欣賞音樂呢?

雖然說好音樂依然會擁有他們的支持者,但是從大角度來看,在這個時代,所謂的「好歌」、「好音樂」的標準,似乎已經慢慢變成了朗朗上口、一聽就會唱的簡單旋律,那些真正飽滿心思,在詞曲編上都花盡功夫的好音樂,和在背後做音樂的人,他們又何去何從?

(作者簡介:一個喜歡音樂、影視作品和創作的普通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