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Harryarts @ Freepik

論思考

文理之別,在於思考模式。記者訪問,重點多在做個吸引的故仔,至於大局真相,往往並非關注。基金經理也類似的,他們要的是主題,往往未必是大方向。愛故仔的,是文科的思考模式。記者和基金經理跟科學家一樣,都善於觀察,但分別在於後續。

文科如歷史、文化、文學,故事性較好入口,需要感受多於理解;上到考究層面,已是研究院的事了。至於數理,顯然不能單靠感受,縱要理解也傷腦筋。在學習層面,愛形象化而拒抽象者,早被「基本」的數理難倒而篩走了。然而,數理上到研究層面,對於未解難題,倒要憑大量直覺。真正到家的,往往聞題已概知路數,且多會估中。

這些能力是可培養的;最好由細起,但大了都得。所需要的,正是時間。

思考,是費時的。

 

羅家聰 mewe.com/join/lawkachungfacebook.com/kachung.law.988[email protected]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