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你對英國改觀的倫敦中餐

2020/10/5 — 18:27

圖片來源:Hakkasan

圖片來源:Hakkasan

幾十年前的英國,等於歐洲的馬鞍山和青衣,美食沙漠是也。

旅居過歐洲的朋友便知,英國文化本來不著重食物。匈牙利裔英國作家 George Mikes 說,歐洲大陸以美食聞名,英格蘭則以餐桌禮儀見稱。言下之意,英式料理不甚了了。

老一輩英國人有一種狹隘偏見:通常自詡為「Foodie」的男人,多會被暗諷為娘娘腔(有點像是熱愛時裝者)。所以新一代的名廚如 Gordon Ramsay 和 Jamie Oliver,都需要包裝以粗糙強硬、麻甩佬(blokeish)的形象,來取悅觀眾。

廣告

但受法國料理影響,英國近幾十年變了天,尤以倫敦為甚。

法式料理講求食材精緻和視覺感官,必須一絲不苟。其表表者,是英國的第一間米芝蓮餐廳 Le Gavroche,不少今天鼎鼎大名的主廚如 Marco Pierre White 和 Gordon Ramsay 都在此受訓過,開枝散葉做更多優秀的高級料理。餐廳取名自雨果《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中那個革命小孩 Gavroche,有可能是為英國食物帶來革命的寓意。

廣告

自此,今天的倫敦已不缺世界各地的高級美食,也不乏新鮮現做的廉價小店。

以中菜為例。身處歐洲的香港人,總容易為中菜抱不平,因為英國人對於中菜的觀感,每每停留於街邊外賣舖的咕嚕肉,或者是唐人街點心館的燒賣蝦餃。

但其實倫敦並不缺優質中餐。只要願意付錢,東有 Yauatcha 新派點心,西有 A. Wong 傳統粵菜,北有 Hakkasan 創作料理,南有 Hutong 京川風味。

這些赫赫有名的高級中餐,吃的未必是千篇一律的傳統京川粵滬菜,而是混合西方食材和烹調技藝,盡見心思的巧手功夫菜。

這種新鮮感,在做菜講究正宗和嚴從古法的香港,反而未必食得到。

諸位癲佬,下次來倫敦找我,我請您吃一頓跨越歐亞、讓你對英國刻板沈悶的 dining scene 改觀的晚餐。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