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跑唔返,起碼都要行得返

2020/5/22 — 9:04

資料圖片,來源:jcomp @ 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jcomp @ Freepik

有人喜歡早上跑步,有人喜歡晚上跑步,我則沒有規律,想跑便跑。不同時段在家附近跑步,會碰上也在練跑的街坊。雖然多年來就這樣偶爾喘著氣擦身而過,但都培養了一份親切感。

晚跑的街坊中有一位大概六、七十歲的大叔。每次起跑時遇上他,見他那螢光跑衣早已濕透。到我跑完,累到不行,他卻依然有節奏地跑,不似有停下來的意思。所以直覺他應該是位長跑手,心裏十分敬佩。

因為疫情,我們好久沒有碰面。直至月初球場重開後不久的一個早上,我從遠處看見眼熟的螢光黃色上衣,再跑近點,見到大叔正推著一架四腳步行器,在球場旁邊練習走路。

廣告

我進入球場跑了一週,走近大叔時,除了如常點頭微笑,也停了下來跟他聊天。我們說了一輪客套話,時機到了,我便吐出心裏那句:「慢慢嚟啦!好返曬之後再跑過!」

「噓~唔會好返曬,不過跑唔返,起碼都要行得返。」大叔揚一下手,神態豁達。

廣告

道別後我便跑離球場,心裏有點感受。

一些突變為人生帶來的衝擊可以大得令人承受不了。認清事實,才可保持頭腦清晰,不至於一蹶不振。

事實是,我們一早過了臨界點,再回不了頭。
事實是,我們一生都不會真正康復過來。

接受事實不代表認命,也非消極,因為淚水沖不走倔強,而命運中的一點殘缺並不會奪去我們原來的身份,我們知道自己是誰。

香港人了不起,香港人打不死。

回不了頭、甚至康復無期,我們也會走下去,因為放棄不是一個選項。

跑唔返,起碼都要行得返。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