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Cheung 張高翔

Ko Cheung 張高翔

現為獨立文化記者/自由撰稿人。早年從事電影助理美術,後來轉投傳媒領域,曾任職《Milk》影視記者、《明周》文化版記者及《號外》專題編輯。熱愛本地以至國際的影視、音樂、攝影、藝術與設計、文學及戲劇等題材,希望以文字記下「一切關於人的故事」。文章現散見於不同本地媒體,包括網上音樂平台KKBOX、《Harper's BAZAAR HK》、《Jet Magazine》、《經濟日報》及《攝影是藝術》等。

2020/5/15 - 11:09

【跟日本大師習藝】攝影師Miss Bean突破風格框架 探索屬於香港的創作

創作人的生涯無可避免要處理「風格」這回事。有人認為風格明顯,有助提高作品辨識度和吸引人「Follow」;有人則認為風格無定向,更玩味更過癮,也可應付市場不同要求。

攝影師暨美術指導 Bean Law(Miss Bean、羅豆)亦常思考此問題。她擅拍女性影像作品,常用藍調色系,影像空靈脫俗,被坊間讚美為「日系」及「小清新」代表。奈何,率性的她抗拒被簡化地定義,「社會喜用關鍵字形容一個人,但我相信每個人都是立體又多元的,不應被單一字眼標籤。創作上,我有喜歡的主題和方向,卻無必然的手法和定案。每一天,我仍然探索自身的可塑性。」年前,她獲得香港設計中心「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及50萬港幣贊助前往日本學藝,就得以進一步了解自己未知的模樣。

攝影師暨美術指導 Bean Law(Miss Bean、羅豆)

攝影師暨美術指導 Bean Law(Miss Bean、羅豆)

廣告

不甘拘泥於框架的創作

出於工作關係,自香港理工大學修畢傳訊設計、投身攝影行列以來,Miss Bean已經開始留意她的影像創作。其創作風格一直在成長與變化,不是大眾以為般只屬於「好靚」、「好清新」或「好日系」的類型,有時從她那些色調沉鬱、構圖富詩意的畫面背後,還隱然感受到一股「有話想說」的氛圍。

Miss Bean參與日本富士菲林廣告企劃「浪攝流:世界命題」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Miss Bean參與日本富士菲林廣告企劃「浪攝流:世界命題」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舉例說,早年Miss Bean參與日本富士菲林廣告企劃「浪攝流:世界命題」,那段影片就以「欺凌」為題,提出有關正義的討論;她在本地雜誌《Tao》(已停刊)的攝影專欄「豆蔻」 ,又展現了對世界、青春與女性的傷感想像,譬如記得她有一組拍攝五個女生站在石硤尾嘉頓山上遙看香港的照片,表面風光明媚,但暗裡叫人聯想起女導演Sofia Coppola名作《The Virgin Suicides》中,五個活在專制家庭的姐妹輪流自殺的故事;平時看她跟明星歌手合作,也努力打破對方的固有形象,如為顏卓靈拍攝的唱片寫真,既用上2,500顆檸檬堆成山,營造活潑感,又以黑白舞者造型帶出歌者的才藝,轉眼又有綠色草原突顯對方的自然。足證Miss Bean不甘拘泥於框架之中。

Miss Bean 為顏卓靈拍攝的唱片寫真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Miss Bean 為顏卓靈拍攝的唱片寫真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暫別,或可發現更多

「我不是讀攝影出身,從設計本科畢業後當上攝影師,當中獲許多前輩鼓勵,並有機會參與更多導演或美術工作。由於基礎不同,我自知美感運用尚好,但技術尚有很多要學習的地方,所以總是很想觀摩更多、嘗試更多,幫自己去改善和進步。」Miss Bean認真地說。

Miss Bean 亦參與陳輝陽x 女聲合唱《上一次流淚》作品音樂會的拍攝和美術指導工作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Miss Bean 亦參與陳輝陽x 女聲合唱《上一次流淚》作品音樂會的拍攝和美術指導工作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深知呆等不會有答案,故年前當Miss Bean從某位理工同學的分享中得悉「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為本地設計師與設計畢業生提供財政贊助,遠赴海外著名設計公司工作或到院校進修的機會,她主動報名,「我沒有刻意想『拎獎』這件事,因為心目中認為這計劃的本質,不只是得獎那麼簡單,而是以『學習』為核心。所以我思考的是,希望可以跳出原來的地方,認識多點其他國家的文化和視野,換個角度去觀察個人能力強弱,尋找可提升和改進的空間。」

以誠意打動瀧本幹也

憑優厚的履歷和經驗,Miss Bean順利入圍和得獎,再於云云國家與城市中,敲定日本東京的瀧本幹也寫真事務所,作為當時海外實習的單位。「選擇日本,基於工作時留意香港人對當地的影像作品有特別偏好,譬如拍攝前,不少客戶就喜以日本創製的照片和影片作參考。我不會盲目跟隨其風格,而會好奇提問:那些畫面是怎樣做出來的?背後反映了哪些民族性?跟當地文化有何關係?」諸如此類的疑問,加上本身久仰瀧本幹也的大名,想了解對方多年來跨足廣告寫真、平面、編輯、電視廣告等多領域創作,還有成為是枝裕和的攝影指導等故事與心得,「我涉獵的範疇跟瀧本先生相似,所以想向這位前輩請教,怎樣平衡各方面的知識。」於是她有此決定。

「但從Send Email申請起,我已經預計到這次實習,絕對不容易呢!」Miss Bean說,相對香港人口流動、文化多元,日本的民族性很強,通常會將工作機會留給日本人為主,因此初期她多次電郵申請,都只獲事務所禮貌地推辭。不過,她個性頗有毅力和決心,因此依然屢敗屢試,並將心比心地反思,「我也不時經IG收到粉絲或年輕人提問,想看看自己的工作情況,可是很多時單靠訊息,很難弄清楚對方的想法和要求。由此我也站在瀧本先生的角度,提出可親身飛到當地見面詳談,再看可否合作。」

大開眼界的影像體驗

感恩的是,瀧本幹也是個惜才的人,當他跟Miss Bean會面後,被其誠意與作品質素打動,提出可讓她先於事務處工作兩天、先體驗再決定是否繼續留下來。Miss Bean亦加倍珍惜如此機遇,很用心地去觀察、投入和感受每個細節。「非常幸運地,頭幾天實習就有幸參加到事務所跟SoftBank的大型TVC廣告企劃。記得那次的主題是以『東方快車謀殺案』為主題,影片內容環繞古田新太當車長,由日本演員堺雅人當大偵探,向多位乘客上戶彩、竹內涼真、杉咲花等飾演的白戶家成員作出盤問及推理。到達現場,看到眾人,非常震撼。」她回憶。

震撼,不在於見到日本巨星,而是看到製作細節。Miss Bean指出日本人對美術、設計和攝影等有極致的要求和執着,每部分的拍攝和調整都極之鉅細無遺,「首先,香港難有大預算進行大規模拍攝。其次,就算有,也不會講究到如日本人般,會在正式拍攝前先安排一次初拍,試一次拍攝畫面、流程、走位,然後即日剪片成完整廣告Demo,再逐個環節微調好,再給明星去演繹一遍,再逐個部分修飾和調整。」這次大型拍攝初體驗,可說令她大開眼界。

在由是枝裕和導演執導的廣告拍攝現場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由是枝裕和導演執導的廣告拍攝現場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另一次難忘的實習經歷,還有觀摩國際級的日籍美術監督桑島十和子(曾參與《Lost in Translation》佈景師)處理日本品牌的部屋廣告。「在香港或台灣,受限於預算問題,多數只能選實景,再遷就陽光、天氣和空間,去安排拍攝所需。但日本人不同,他們極重視『空氣感』,強調用光影流動代替直白說話,表達主角的想法和情緒,或人與人之間的感情與關係,即是『閱讀空氣』(在日本有察言觀色之意,指無須透過話語營造一個氛圍、在空氣中傳遞訊息)」。

Miss Bean續解說,「因此日本人即使拍部屋廣告,那怕畫面上只是拍攝不吸引的阿叔在閒聊,也會對他們身處的場景有要求,搭製完整得接近真實,而窗外會看到的那些建築物和光源,全部都要有設計,從而塑造出一個屬於品牌的空間和世界觀。這正是日本廣告在質感和美學上的獨特之處。」

兩地文化大不同

吊詭的是,雖然Miss Bean經歷這趟旅程後,極之欣賞日本美學的精細與別緻,可是她卻無意照辦煮碗地將這一套搬回香港使用。「我非常尊重日本人的堅持,但相處時也發現大家性質上存在很多差異。譬如實習前,瀧本先生非常體諒我是外地人,為了幫助我盡快學到有用的東西,事前親自給予我很多心理準備,例如他會提點我,日本人民族性強,做事講禮貌、表達上間接,甚或嚴肅,以及階級觀念較重等情報。」

藤井保老師(瀧本先生的師匠)歷代師徒聚會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藤井保老師(瀧本先生的師匠)歷代師徒聚會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的確,當她身處其中,也真的有此感受。「畢竟,香港跟日本的攝影師訓練不同,我們沒有師徒制,但他們仍然實行中,很多學生讀兩、三年攝影後,很少馬上開設個人Studio,多數會先到不同Studio當攝影助手、跟師父,才慢慢成為攝影師,不像香港就業者那般有彈性。所以我初跟瀧本先生的三位助手合作時,也花了些許技巧融入和表述所想,再者大家語言不同,也倍花時間摸索溝通程序和模式。」

Miss Bean笑說,「就算不是工作時,回到日常生活中,也觀察平時去旅行、短期逗留,所看不到的部份。例如在餐廳中,侍應講很多禮貌的說話,但可能他心裡其實不是這樣想,是想快快收工呢。」提出這類觀察,她並不是為了劃分好壞、或批評什麼,「純粹真實地感受到,香港跟日本人的民族觀、教育觀、生命觀和美學觀,完全不同。他們做到那麼精巧的創作,全因本性上的堅執與嚴謹所致,但香港人節奏那麼跳躍、彈性,表達喜歡一步到位,是沒可能完全套用日本那一套。」

尋找香港文化的多元面貌

換個地方、換個角度,Miss Bean不僅理解到別人成功的關鍵,也重新發現了香港人的強項與可取之處,「我本來也無意學做日本人(笑),這次經驗更加倍覺得認識原生地、做好香港人,是一件重要的事。我發現任何國度和城區的人,在找到風格之前,最重要的是『認識自己』、『相信自己』,珍惜本身的獨特性,而不是去模仿別人。」由此,她提出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每個創作者,包括自己,在學藝的過程中,難免有過模仿或追隨大師的階段,譬如近年,她就留意到很多年輕人鍾情王家衛電影,創作時不自覺被對方的凌厲影像,影響個人品味與想法,以至對「香港」的情懷印象等。

Miss Bean 最近參與 Madame Figaro 的拍攝工作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Miss Bean 最近參與 Madame Figaro 的拍攝工作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但當我深入日本,看到一個日本都有多重面向,『日系』不只清新一面,還有很多詮釋時,我也會回想,雖然在王家衛的作品中,我們看到一個很美的香港,也很喜歡,但這個『王家衛的香港』只『屬於王家衛的視野和觀感』。到底,我和你、你和他,這一代香港人眼中的香港,又是怎樣的模樣?未來,我們又想向外國人,傳遞一個怎樣的香港印象?諸如此類的問題,我天天都在思考、都在發問。」從日本歸來,她決心開展一些新項目。「我既會繼續個人創作,也初步擬定在疫情過後,參與瀧本先生事務所的計劃。我希望邊在本地探索香港文化,也將不一樣的香港面貌帶到海外,看看能否建立屬於這代香港人的創作和體驗,盡點綿力推動另一波本地流行文化的新浪潮。」

Miss Bean 近來的個人新作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Miss Bean 近來的個人新作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

關於「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

由香港設計中心主辦,「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是「DFA設計獎」其中一個獎項計劃,旨在嘉許及栽培35歲或以下具創意的本地設計師及設計畢業生。得獎者有機會獲財政贊助高達五十萬港元,遠赴海外著名設計公司工作6至12個月或設計院校進修6至18個月,與當地設計精英作分享交流,汲取海外設計經驗及拓展視野,帶來不同意念、新衝擊,並在回港後貢獻本地設計及創意產業,促進香港經濟發展。

本年度「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現已接受報名。

報名詳情
報名日期: 2020 年 4 月 20 日至 7 月 10 日
網上報名:ydta.dfaawards.com

(本文為贊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