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退學潮

2020/11/7 — 17:44

資料圖片,來源:Feliphe Schiarolli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Feliphe Schiarolli @ Unsplash

【文:阿夜】

新聞說有中學退學潮。又一次中學生退學潮,我想。1997 前的那一次我到現在還歷歷在目。並不是「一切仿若昨天」那種切身的感覺,確實是很久遠很久遠的事了,只是仍歷歷在目。

那時我是當事人,目睹同學一個一個消失,課室裡頭的空凳子愈來愈多。我們一班,三十人走到最後只剩十八。若把這事拿來拍電影,少不免要有喊「你別忘記我」的戲劇性的呼天搶地。事實倒不然。一個半個同學離開,你可能會依依不捨,半班同學退學,就算辦歡送會,大概也是像「五月生日的小朋友一齊來吹蠟燭」的那種,一齊歡送。喂,我要走了。啊,你也要走了。再見,保重,這麼回事。而那時候別說沒有 Facebook,連 email 都幾乎沒人用的,中學生亦打不了長途電話,說「再見」,不過是自我欺騙,這一點誰都了然。

廣告

其中一個女孩,我和她溜過幾次冰,在荃灣廣場。她拉著我的手,一步一步牽我走。她後來去了多倫多。

她曾經告訴過我不想走。那時候大多要走的人都不想走。那種身不由己的心情,中學生肯定要比大人更加深厚,因為中學生比大人更沒選擇權,只能任憑大人定去留。兵荒馬亂,誰都難免覺得漂泊,但中學生比誰都更覺得漂泊,我是這樣想的。

廣告

無根之城好不容易紮了根,就被連根拔起,又再成為無根之城。

十來歲便開始漂泊的人,將在眼前鋪展的是怎樣的人生呢。

那個去了多倫多的女孩,好多年後我們在那些找舊同學的尋親專頁重遇。她結婚了,當起會計師,活得像湖水一樣平靜。我們交談是用英文,她好像一個鬼妹仔。Facebook 的發文也全是用英語,偶爾還會用法語,沒有中文也沒有廣東話,只是最近那些帖子,全都還是香港的事。

 

作者自我簡介:朝早寫稿,夜晚看舖

作者 Facebook /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