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送給同學(4):先理(STEM)後文(Humanities)

2020/6/12 — 9:2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上一篇文章我肯定了人文學科對職業的價值,特別是在軟技術(Soft Skills)方面的訓練,那是對任何職業都有用的。但是,最後我卻對在大學主修人文學科(Humanities)說需要有特別考慮,這是為什麼呢?

原因是,在不同的年齡,我們對不同科目的學習和吸收能力是不同的。例如音樂訓練,就必須從小開始。理科和數學(現在流行的名稱是 STEM: 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Math)也是一樣,年輕時沒有這方面的訓練,成年後再開始非常困難。人文學科,卻沒有這方面的限制。很多成功的人文學家,都是 STEM 出身的。

例如 Jürgen Habermas,被稱為在世最重要的哲學家之一,他是讀社會學出身,社會學不是最「硬」的科學(Hard Science),但是當中卻必須引用科學和統計學的 Hypothesis Testing 概念,它的範疇是廣義的科學(所以叫做 Social Science)。另一大哲學家 Noam Chomsky,他是語言學(Linguistic)出身,語言學也屬於科學1

廣告

在基督教神學方面,從 STEM 到人文就更常見。我最佩服的神學家之一 Alister McGrath,就是先在牛津 Biophysics 博士畢業,後來才去劍橋讀神學。香港基督徒熟識的溫偉耀博士,大學和碩士都是讀物理,中年後卻讀了兩個人文學的博士,一個系統神學(牛津),一個中國文化(中大)。

當然,從文轉理的例子也不是沒有,另一個我佩服的神學家,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Albert Schweitzer,先讀神學音樂,開創研究「歷史性的耶穌」這重要神學題目。在 30 歲時,為了去非洲宣教,再讀醫科做醫生,在非洲建立醫院,救人無數。但是,那是百多年前的事,當時醫學遠比現在簡單,不知道換了今日會不會一樣。而且這些例子是很少見的。

廣告

(我自己是大學和博士先讀商科,中年才轉讀醫,但是商科是 Social Science,而且我中學時是讀理科的,當年 A-Level 的課程等於美國大學程度,所以我有充足的 STEM 背景申請醫學院。)

上一文已經說過,現在一個人平均一生有 5-7 個職業。所以保持靈活性是很重要。如果沒有充足的 STEM 訓練,到中年有需要時,想再上手就困難很多了。因為這原因,我非常反對太早放棄 STEM 的訓練,如果一定要主修人文學科,那就必須利用大學的選修科,來多接觸 STEM 方面,使自己將來要轉場景也可以。

還有一點要強調的,是讀人文學科的很多比讀 STEM 的自大。沒有 STEM 學者會反對人文學科,現在美國醫學院都建議 Pre-med 學生不要只讀生物和化學,要多讀人文學科。但是,還有不少讀人文學科的,認為自己不需要識科學,卻有資格出來指指點點。這情況在基督教圈子中最嚴重。我最火爆的是那些所謂神學家,完全搞錯力學第二定律(Second Law of Thermodynamic),卻出來反進化論;或者對醫療科學一無所知,卻出來教人怎樣處理 End of Life Care。我堅持的,是價值觀/結論可以不同,可是如果基本事實也錯,就沒有資格發言。先打好 STEM 的根基,再讀人文學科,就減少犯這些錯誤的機會。

人文學科和 STEM 都重要,但是,在學習的過程中,先理後文容易得多,因為這原因,可能的話,大學本科選 STEM 就比較有優勢。不過,無論讀什麼,在大學本科時候,「闊」比「專」更重要。

1. "Linguistics is the scientific study of language" UCLA Department of Linguistics home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