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送給同學(9):我讀書的方法

2020/6/17 — 9:57

資料圖片,來源:Sharon McCutcheon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Sharon McCutcheon @ Unsplash

不停的有人問我,怎樣可以有時間和精力去讀幾個學位,和用什麼方法讀書?

我記得在黃霑死後,鄭少秋說過一段懷念黃霑的話:黃霑已經患肺癌,但是還去香港大學讀博士(我讀過他的論文,內容豐富,分析嚴緊,是研究香港文化的必讀作品,但是文字淺白,中學生也一定明白。如果黃霑去做學者,會比很多教授都更出色)。鄭少秋問黃霑,「你點做到㗎?」,黃霑的答案,是「你都得啫」。

表面看來,黃霑是答非所問。不過,其實他給了一個很重要的答案,就是只要有決心(determination),任何人都有成功讀書的能力。

廣告

很多人怕讀書,是因為他們將讀書視為工具,拿學位的目的就是為了找工作,達到了目的,就不想再受折磨了。之前我寫過,我認同選科需要考慮將來的職業出路。但是,對我來說,當職業已經穩定時,學習其他知識,亦是一種享受,我相信黃霑也是這樣。

每一個人都會享受不同的事物,有美國人很喜歡每晚看幾小時球賽;有人喜歡玩電腦遊戲,一玩就到深夜;有人喜歡「煲」劇到天光;也有人願意花大量金錢去爬山,對我來說,花十萬八萬美金走上喜馬拉雅山拍一張照片,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雖然我也喜歡行山)。但是,只要他們不破壞環境,我尊重他們的選擇,更明白他們想要征服大自然的願望。這是在經典心理學理論 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 中,他們最後的一層 Self Actualization。一個喜歡讀書的人,和一個喜歡爬山的,心態其實差不多,和其他的嗜好沒有大分別。

廣告

有人會說,喜歡讀書求知,不一定要回學校。我選擇讀正式學位,是因為我希望有個標準的評估,知道自己去到哪裡。而且有時有些特別回報,例如讀了律師,當政府要收我住的屋來擴展公路時,在談判的過程中,就幫我節省了很多律師費,幾乎等於要交的學費。

那麼,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讀書方法呢?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每一個人的 Cognitive Style (認知風格)都不同,所以有效的學習方法都不一樣,我讀書的方法未必對另一人有效(我博士論文就是研究認知風格怎樣影響學習電腦軟件)。不過,我樂意和同學分享我的方法,讓大家參考,我會討論幾個比較特別的概念。

1:不「間」書,不做筆記

我從來都不「間」書,上堂也從不做筆記。因為讀書和上堂時,重要的是注意「大圖畫(Big Picture)」。「間」書,會令自己見木不見林。上堂做筆記,只會令自己分心。

如果我需要組織學習資料,我會事後寫自己的摘要。這時我已經消化了內容,寫一次出來,就是引證自己掌握到了。很多時,我寫了一次撮要後,根本不需要再回去重讀。

2:要背書,也要重複練習。

香港學生聽見背書和做練習就會反胃。但是,適當的死記和練習是必須的。(我絕不是說香港的做法是正確!)讀醫和法律,因為太多資料,不背書和重複練習,是沒有可能掌握到的。但是,背書死記的能力,需要不停練習才能發展出來。背唐詩,是一個對記憶力很好的練習。

3:用「雞精」書

讀醫和法律時,我用了很多「雞精」書。不要少看這些工具,它們的好處是讓你容易看到整個圖畫。讀「雞精」書時,也讓你容易知道自己已經明白了那些部分;什麼地方需要再深入溫習。找到需要注意的地方後,就可以去正式課本深讀。

4:注意做錯的功課

每次做完功課收到分數後,花時間特別去回顧做錯的問題,看看錯在什麼地方。這方法在選擇題中特別重要,明白為甚麼一個選擇是錯,是增加對課程內容了解的最有效方法。

上面那三個方法,未必對每一個人都適用。但是從錯誤中學習,就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方法。

***

這系列寫到這裡要完結了。我寫這系列的目的,是寫下自己一些感受和經驗,我盡量不去重複一些常見的概念和資訊,希望對現在畢業的同學在思想上帶來一點衝擊,讓同學們有機會 Think Outside the Box。

如果有同學考完 DSE ,不想繼續讀落去,我覺得,從職業的角度來看,不讀大學亦不是什麼大不了,很多行業都可以大有發展。但是,在這年齡,不宜太揀擇,可以先給自己兩年時間去探索。重點就是「有乜做乜」。只要不做「伸手道/丐幫/啃老族」,有機會試不同的工作是非常好的事。

送一首羅文的名曲《前程錦繡》給大家作為謝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