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過埠新娘 坪洲彩瓷

2020/7/24 — 12:08

【作者及主持人:何駿傑】

大利島橋,石灘拍岸,蔚藍澄清,拋網垂釣,路旁排椅,樹娑傾談,登手指山,一覧風景,牛皮廠址,牆掛單車,青磚瓦頂,信箱整列,結他彈奏,跳踏飛機,禁封船碑,刻字記憶,灰窰匾額,破落隱見,鋪框碎窗,歷史湮滅,橙綠長櫈,遊人嘗味,街角轉彎,粉壁繪畫,翠白磚地,路軌拉閘,瓷碟招牌,橘紅五字,層架放杯、壺、碟、匙和焗盅、右端置飾品、泥公仔、仿瓷督花隔熱墊和磁石貼,三吊扇吹起舊日時光,過膠相片念先夫兼師傅林漢超情懷,五學員虛心聆聽,逐筆繪上內心色彩,任導師瓷器廠老闆藍嬌從旁指導,枱面十八碗色料,亮黑、大紅、墨綠、雙黃、天藍等蘸悲歡愛恨,她乃馬來西亞華僑,初住小島生活不適應,「當地天氣晚風清爽,住所面積大,這屋窄炎熱,每晚要洗澡多次降溫,只得數戶設電視機,乘船要過排,部分瓷器廠點火水燈照明,沒有朋友且少出市區,惟日子過活愉快」。寧靜小島齊愛惜,坊里鄰居共和睦,快樂歡欣遍笑聲,忘卻煩惱享閒情。

廣告

金字村屋,雜貨墟市,帆影處處,船歌迴響,山寨廠眾,立籐廠、笊篱廠、鋼管廠、木廠、假髪廠、燈泡廠,今金坪苑乃火柴廠,相片留影,緬懷追憶,「初種稻、種煙、割樹膠及打住家工,二十六歲得朋友介紹往新加坡瓷器廠學師上色,當年只得兩位馬拉人,工作朝九晚五,一日五新加坡元,近廠租屋居住,此認識林生,一九七一年來港,首廠立永安後街,其後擴充兼加租遷址三次,廠聘二十多島民工人,大師傅七人,印花頭下屬上色,每色皆由不同師傅負責,另請封金、裝爐、看爐師傅,同行競爭,生意不俗,十多間廠爭研鬥麗,因多客人赴購,故二次搬廠立舖作零售,七八年中國經濟開放政策吸引港商投資,國內平價貨品湧港發售,加上欠做大件瓷器,終關廠轉型」。緣份促使倆結織,相濡以沫,共偕連理,「他教上色,最出色畫鬥雞、萬花,自創圖案如竹樹、荷葉,自己任上色、包裝、發貨和照顧家庭,自學蓋印、燒爐、洗色,較滿意畫荷花、牡丹,眼要望一點,集中定神,手穩固定,屏息靜氣,一筆一揮,木枕墊手較易畫線,燒前勿碰色以防甩掉」。

廣告

粗筆填色、洗色、封邊,幼尖勾線,單色勿混,清水開礦物粉色,畫小錯用棉花棒或牙籤修改,大錯濕毛巾抹掉,「傳統圖案為鬥雞、博古和人物,前腳、咀、冠一直揮,不可畫斷,頸毛放鬆,圓點眼精靈可愛,添外圈神態兇猛,一線友善,身上點金,金水用天拿水稀釋,筆頭易硬,綴彩細緻,金跟其他頻色同燒會變黑,要燒兩次才光亮燦爛;中間和四面畫花頭,藤蔓分開,勾線比鬥雞多,色料控制水分得宜,畫時將顏料推向中間,多水散色,少水淺色,燒後色不明顯,層次漸變,精細奪目;以往常描故事人物,如武松打虎、水滸傳、宮廷生活圖,留意人物神情姿態,五官先畫眼睛,面露神情,昔時頭大身小,現在要符合人體比例,先畫人後畫景、景如亭、水榭、樹、石,以前晚清至六十年代,封邊寫上紅線再繪金邊,其可省金,現在開班學生任畫圖像,部分畫動漫人物、寫歌詞和其他語言,不限傳統詩詞及弟子規,數十瓷器放入爐隔開勿叠,燒一小時散水掩蓋再焗,攝氏八百至八百五十度焗半日,放涼十二小時便可」。

九十後學員莫柏圖因購彩色米通碗引起興趣,然臨舖購三件瓷器,一年後跟林太學習,「她教刮顏料、車線、拍稿、撻花頭等,常畫傳統廣彩,其七子圍盤受讚賞,想手藝成正職,惜難維持生計,支出如電費和顏料價格高昂,惟覺行業仍有發展空間,成學習班和展覽推廣,如香港陶瓷研究會開班報名半日滿額,從小培養,興趣為先。機器能取代人手畫繪,卻欠靈魂,人畫每件獨一無二」。工藝成品,了解深知鑑定,白釉彩瓷,淡雅斑斕欣賞。

香港電台「社區參與廣播服務」節目《小島作客》選出十三個香港島嶼作介紹,邀請島民、老師及學者分享各島的獨有文化;從生活、口述歷史、地理和文化保育多方面探索;作客小島,細聽別人故事,尋找逐漸失去的情懷。逢星期六晚上10時至11時在港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節目重溫請瀏覽cibs.rthk.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