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sportsroad.hk

2021/1/30 - 9:44

【郊悠遊】大澳虎山 — 新手必行紅欄山徑 一小時來回(附路線)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訊】大澳為於大嶼山西部,漁村水上棚屋是一大特色,蝦醬與鹹魚等「手信」十分搶手,加上能乘小艇出海觀賞中華白海豚,這個香港「水都」一直廣受遊客歡迎。被群山包圍的大澳也有一座適合新手遊覽的虎山,其連接觀景台的行山徑更有如迷你版的萬里長城。

按此瀏覽更多郊遊路線

大澳虎山

高度:75 米
交通:東涌站乘 11 號巴士到大澳總站
* 車程約 52 分鐘,車資為 $11.8(平日)或 $19.2(假日)

路線一
距離:3.2 公里
需時:1 小時(不連拍照)
難度:★☆☆☆☆(入門)
路線:大澳巴士總站 → 街市街 → 石仔埗街 → 香港少林武術文化中心 → 虎山觀景台 → 沿路折返

按此瀏覽詳細路線

路線二
距離:3.2 公里
需時:1 小時 15 分鐘(不連拍照)
難度:★★★☆☆(普通)
路線:大澳巴士總站 → 街市街 → 吉慶後街 → 大澳楊侯古廟 → 虎山觀景台 → 香港少林武術文化中心 → 石仔埗街 → 大澳巴士總站

按此瀏覽詳細路線

廣告

相傳虎山與附近的獅山、象山及鳳山為昔日守護大澳的靈獸,而虎山屬四山中最矮,僅 75 米高,但已足夠把整個大澳盡收眼底及眺望大海。登虎山觀景台的路線有兩條,其中在石仔埗街開始的登山徑相當輕鬆(上述路線一),全程是鋪設好的行人道,加上路程既不遠也不陡峭,十分適合小孩與新手。另一條登山路線經吉慶後街及楊侯古廟後轉入引水道樓梯再登山,為相對陡峭的泥沙路,部分路線更需抓住兩旁的麻繩前進,雖然較有「行山 feel」,但不適合零經驗的新手。

在大澳巴士總站下車後沿永安街穿過商鋪後,轉左進入街市街並過橋,直行到福滿林酒樓前,左轉為路線一,右轉為路線二。

從大澳巴士總站出發

大澳的水上棚屋是一大特色

經過兩邊商店

到達福滿林酒樓,左邊是簡單路線,右邊是較有「行山 feel」的路線

路線一:簡單易行

在福滿林酒樓左轉,經過街市街後會轉入石仔埗街,基本上都是一條直路,途中會經過公廁。走過變電站及健康院後,在岔路轉右到達香港少林武術文化中心,正門左邊有通往虎山的小路。由於沿路都有路牌指示,加上沒有岔路,只要沿著修葺好的行人道,未幾便會抵達山徑,感覺像行街多過似行山。虎山行山徑的特色是兩邊的紅色圍欄,沿著山峰高低起伏,遠觀略有萬里長城的感覺。

山徑一邊是大澳市景色,另一邊遠望大海及港珠澳大橋,是觀賞日落的好地方,據指更有機會可以看到中華白海豚。行人路在觀景台之後完結,前方的泥石路是較行山徑更高的位置,欲窮千里目者可更上一層石級,在平路稍走一段,但不建議繼續沿路前行落山,因為前方泥沙路實在太陡峭,沿路折返最理想。

經過變電站後

香港少林武術文化中心左邊有條小路

繼續前行往山徑

沿路是鋪好的山徑

經長樓梯一口氣上山

路線二:真・行山

如果嫌路線一全段山徑太無行山感覺,可以挑戰路線二。在福滿林酒樓右轉後沿吉慶後街而行,途經寶珠潭公廁、楊侯古廟,看到大澳二號污水泵房後右轉,會看到左方有一條引水道,沿著旁邊的樓梯展開登山之旅。由於不是正式登山徑,而是陡峭的泥沙路,上山路其實並不易走,雖沿路都有麻繩借力及引路,不過切忌過份倚賴。沿路登山時亦見不少人落山,由於路窄又斜,停下讓路是對雙方最好的。小編沿路遇到的登山客都小心翼翼緩慢下行,有見年紀較大者「跣腳」險象環生,在旁看也覺「牙㾓」。

不過雖然路難行,路程其實並不長,小編緩慢地走走停停,行 20 分鐘左右已經見到虎山觀景台。經過行山徑後順路離去,最後沿著石仔埗街一直走,就能夠回到福滿林酒樓。沿路兩邊有商鋪與食店,行山過後稍作休息也相當寫意。

福滿林酒樓右轉後吉慶後街而行

朝楊侯古廟走過去

看到大澳二號污水泵房後右轉

在引水道旁的樓梯開始上行

上樓梯後右轉,跟著麻繩就不會走錯

上山路陡峭

可以看到大澳的景色

走約 20 分鐘左右便能見到觀景台

順帶一提,大澳附近群山相連,如鳳凰山等也是受歡迎的選擇。如果想找一條稍長又不算難行的路線,可以考慮由東涌出發,經東澳古道行入大澳。基本上也不算難行,只是路程稍長,近 15 公里需時約 4 小時,對體力是一大要求。詳情可按此瀏覽。

注意事項:

  1. 出發前應留意天氣是否適宜郊遊,切忌在雨天或雨天後前往,免生意外。
  2. 如果夏天前往,建議選擇在上午出發,注意補充水份。
  3. 切忌獨自郊遊。
  4. 愛惜郊野,自己垃圾請自己帶走。
  5. 請勿餵飼野生動物。

按此瀏覽更多郊遊路線

 

圖、文:彭淬祺、何子淵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