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都係個名姐? 洋紫荊、紫荊花、香港蘭

2020/3/5 — 11:44

photo credit: pixfuel, CC0, https://bit.ly/39oe2E1

photo credit: pixfuel, CC0, https://bit.ly/39oe2E1

【文:雞蛋】

小學上常識堂,學到我們的市花是洋紫荊,心情有點興奮。

興奮不是因為洋紫荊美,當時大概不懂甚麼是美,而是洋紫荊在我家附近隨處可見,抬頭就因為看到洋紫荊而高興,甚至因為認出手中一蚊銀上的洋紫荊而自豪。

廣告

本來寫的是「區花」,因為不知怎地這個概念一直植根於我的意識中 — 差點還想寫:與澳門的「市花」不同,我們能夠稱這為「區花」,是區非為市。

與打機改名不同,「都係個名姐」不能應用到帶政治味道的名字,洋紫荊亦然。不知道你會怎麼叫,但我很慶幸我知道的是「洋紫荊」,而非「紫荊」,因為從本質上,我們就是不同——

廣告

並非在科普甚麼,只覺得花是有點神聖的東西,不能混淆。常識書沒有多說的,是這花的背景。洋紫荊英文本名為Bauhinia,紫荊則為Redbud,它們是同科不同屬的花,而且兩者外形也並無相似之處,有興趣的話你不如Google一下Redbud的樣子,我不誇張甚麼,但簡直不能忍受。

花被配上文化背景,就多了一點浪漫。以下截錄自維基:「洋紫荊早於1965年獲被定為香港的市花,當時的市政局選用洋紫荊作為標誌,寓意香港這個遠東海港,有如該棵於1880年唯一一次於野外發現的洋紫荊一樣唯一和珍貴。」事實上,洋紫荊是豔紫荊與羊蹄甲的雜交種植物,不能自我繁殖。如斯珍貴的花卻被選為市花,說到這裏,你大概就會明白為甚麼會選上這種花成為香港的市花了。

當年在1990年基本法諮詢完結後,2月時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展開了第九次全體會議,在對基本法作出最後修訂時,便使用了「紫荊花」一詞。這個名字的修正說明了官方去殖民化的政治考慮,無論是中文或英文學名的分別都巧合雷同地道清了兩者的起源,設立該學名的人應該不知道會有「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這個結果吧。

其實這個問題早就有「樹博士」說過了,這個去「洋」的動作當時對學者而言會生氣,對普通市民可能只會說「都係個名姐」。只是時至今天,多多少少,我們也想保留。近來有句說話很熱門,「劣幣驅逐良幣」正不斷發生 — 英女皇硬幣被換成洋紫荊,隨後的劣幣會是?

洋紫荊又稱為「香港蘭」(Hong Kong Orchid Tree),而蘭花素來是那撩人而帶神秘感的幽香使人着迷,路邊散發幽香的蘭花歷來為人們所青睞,端莊素雅、堅韌剛毅,很受人們推崇 — 也是為香江精神。

(作者自我簡介:香港本地蛋,深信「沒有雞蛋哪有高牆,所以高牆不應存在。」本科心理學,藝文愛好者。但願能煮字療飢。)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洋紫荊一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