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都說來生不做中國人

2020/6/25 — 13:58

都說來生不做中國人,我也不想做,因為中國人的文化基因,教人窒息,最令人討厭。中國是東方文化古老大國,因為獨尊儒術,集體主義文化薰陶人民幾千年,基本上不尊重個體,也沒有個體,所以追求民主自由,搞來搞去,搞了百幾年,就是最成功出色的台灣,也不脫中華文化本色,跟西方以個人為主體的民主自由,還是有所差別,不盡相同。

中華文化以「仁」為核心價值,「仁」就是由二人組成,人的關係決定了個體的價值,成為最根本的文化基因。中國人沒有自我,生存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滿足他人(社會集體)的期望(Live up to the expectations of others),儒家講的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倫常關係,共產主義可以在中國落地生根,不過是用黨代替了五倫;毛澤東鼓吹「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就是充分利用了傳統文化的基因,愚民以獨裁。

講關係的文化重視面子,是羞恥文化(Shame Culture),害怕閒言閒話,而人言可畏,足以殺人,阮玲玉自殺即為經典案例。中國傳統讀書人(士大夫)重視名節,表面上是優點,實質是死穴,所以中國文人相輕,爭辯的往往並非真理,以事論事,而是搬弄是非,中傷別人,又因為要維持表面的虛假和諧關係,不同意見永遠不會當面直說,每每在背後散播謠言,用人格謀殺,代替辯論是非。

廣告

中華文化很難產生真正特立獨行的知識份子 (Intellectual),隨著教育普及,知識勞工 (Intellect Worker) 倒是很多,因為不若西方以基督教為主體的罪咎文化 (Guilt Culture),人人生而平等,都有「原罪」,皆背叛了上帝的旨意,獨行其是,生而自由,同時就要為自已的「罪行」負責,救贖自己。知識份子可以為真理而激辯個臉紅耳赤,堅持到底,絕不相讓,但人和事卻分得很清楚,不會用誅心論的中傷代替事實的指控,更絕不會 take it personal,拗完就算,做不成朋友,也不會是仇敵。

香港華洋雜處,中西文化交會,有幸生於斯、長於斯,自小受兩大文化熏陶,備受衝擊,成為㚒在中間的「雜種」 ,一生努力掙扎擺脫中國傳統文化的塗毒,打破關係和面子的桎梏,有話直說、有屁直放,明知會得罪人或損害友情關係,也在所不惜,不會後侮。知人閲世,月旦人事,交朋結友,原則很簡單,政治、宗教等意識形態差別以至分歧不重要,但不會為了求同而放棄異見,也不會因此而影響關係。每個人都有多個不同身份和角色,是社會學的 ABC,對待擁有公權力的權貴與一般無權無勢的普羅市民當然有別,一切言行公開,針對的是 Public Self 而不是 Private Self,對於一切蜚短流長的謠言中傷,俗世不識者一概不予理會,需要就公開還撃,是朋友就當面對質,直斥其非。不過,說了就算,倘若對方礙於面子不再交往,就當作緣盡,各走各的陽關道。

廣告

行公義、好憐憫,不難,也是做人基本道德,但在中國人社會,講真話往往得罪人,很難聽,需要付出代價,但要說的時候,不能不說。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